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在暮云里(1v1) > 第二百一十五章(2)晨霭
    “青览地界,陛下还可以再多休憩一阵,就算快马加鞭,也只能在明日一早抵达青州城。”畸岩答道。

    卫卿点点头。他其实对青览这一片地区在哪里并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不过昨日瞥了几眼地图才有个印象,于是更加暗暗下定了决心,等回到西京一定要好好做功课,一方面是帝王之道,另一方面就是要提高自己的战斗力,等到时候畸岩离开了,他也要做到足够独当一面才行。

    “光靠这些可不够,”畸岩的声音突然通过法力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中,卫卿吓得一个激灵,头差点撞到马车顶,“你必须培养一支属于自己的势力,而不能光想着从我…从吾王手下拿。”

    卫卿看向骑在马上的男人,易容之下,她的力量在两人之间流转,出于好奇,他也尝试着用道修的力量回应了一个“好的”,果真瞧见她波澜不惊的面容上多了一份惊愕,恐怕她也没料到他有如此实力吧!卫卿得意洋洋地咧开嘴,没想到还没笑多久,就听到她带着笑意的声音:“小人皇,再用道修的力量信不信我把你头给拧下来。”

    卫卿闭麦了。

    回西京的路途明明很漫长,可是他却不觉得过去了很久,人族兵马已由几位将军分兵带回,粮草辎重也安排妥当,而畸岩则带着卫卿跟着主力部队的尾巴不急不慢地往西京赶,她没有说这样安排的用意,卫卿也不敢问,况且他的心里,早已隐隐有了答案。

    果然不出他所料,有一路兵马并没有依计划回到他们应该驻守的城池,而是反戈攻打另一队军队,其所属的背后势力也因此暴露——早在卫鞘时期就埋下的祸根,伴随暴君的日益颓废而昭然若揭,如今人皇亲征在外,他们自然嗅到苗头意欲起兵。

    可惜畸岩也从中窥见了他们的狼子野心,她安排了叁辆马车兵分叁路迷惑对方,又通过幻境之术给他们制造出人皇在其中某一队的错觉,自己则大大方方带着卫卿,有值得信赖的中央部队在前,他们无需担心有人倒戈,同时还能直接调兵去镇压那支叛变的军队。就在所有人都称赞人皇高瞻远瞩时,二人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同一个人。

    那个不会再回来的人。

    良久,卫卿艰难地开口道:“……多谢诸将,于外,朕力微且势薄,此番定叛,多仰仗诸位功劳,待班师回朝,定当有赏。”

    畸岩站在他身侧,她始终保持沉默,就像一尊庄严的雕像,而在场中的大多数人都心知肚明,只要他们敢对面前看似势单力薄的人皇动手,林宣一定会让他们死在想法萌生的那一刻。

    “定叛一事,我不会协助你,只在你有性命之虞的时候保护你的安危,魔族和人族的和平需要一个脑子清醒的人皇,你好自为之。”这是她此前对他说的话,卫卿也明白这是对自己的历练,他不可能依靠畸岩易容的司马宣一辈子,必须得拿出自己的实力让这些将领信服。

    “我打算御驾亲征。”这是他的回答。

    一无是处的他、平平无奇的他,从认识到自己只是一个有点小钱的普通人开始,他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如此飞黄腾达的一天,是造化弄人,还是命中注定?让他的人生变得如此不平凡,让他背负起整片江山的兴衰存亡,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平凡和无能不能成为他逃避的借口,只要他一个退步,司马宣、卫鞘、国师,这些人的死都会像风卷残云一般迷失在历史中毫无痕迹,他还记得自己在裂缝前,目睹那样令人震撼的战斗,他想,他必须要那些享受着安逸的人们记住此刻、记住在那样一个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他一定要活着回到西京,带着他的荣誉一同,回到他的王座上。

    ---

    来自漠北的雄鹰扇动翅膀、飞越边境线,落在少年健壮有力的手臂上。

    苍燎抚摸着这只故乡留予他的遗物,任由鹰喙轻啄他额角的碎发,无需言语传递讯息,他已从它的颜色中结构出所需要的内容——人皇一切安好,无需魔族出手相助。

    那就好…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是伏湛哥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他必须把它做到最好才行。

    作为诡部的临时领袖,苍燎的路还很长,但是他很乐意去不断挑战新事物,这倒是令伏湛十分满意,于是确保人皇安全抵达西京的担子就落到了他的头上,小苍燎也乐此不疲,他一面着手漠北的善后和重建,一面利用自己和漠北鹰的感应来传递讯息,如今的诡部不仅有重振之势,甚至还多少抢了泷唁此前的情报活计。

    对此,军师的意见是后浪推前浪,最好让她直接退休,和老公儿子一起去过叁人世界得了。

    而另一边,魔王大人带着王后回到王都便赏赐或惩罚了一批关乎魔族此役的部族,将王都地牢的犯人重新洗牌,号称精通历史的王后又领着文臣们商讨几天决定了接下来一年内的大政方针,据说,王后一番既严肃又正式还颇有道理的发言颠覆了大臣们对她的印象,于是据称名为“休养生息”的一系列政策就这样暂定了下来。

    “嘿嘿,他们绝对想不到,本高叁学生还记得历史书上背的那些知识点。”顾临渊一想到那些迂腐的老家伙们目瞪口呆的样子就只想笑,黑蛇的尾巴有一下没一下打在她的身上,像摇篮曲一样哄着她慢慢进入睡前的困顿中,“哈……明天你还要去看一眼哦,我只是把各个朝代能缝的都缝合到一起去了,不保证一定管用……”

    “好的。”伏湛搂着她柔软的腰肢,忍不住在她的怀里蹭了又蹭,“请问,王后可以陪我一起看吗?”

    “……不可以!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明天……明天我还想去王都逛逛呢……”

    “临渊……”

    蛇尾一点点上缠,又被女孩的手一把抓住,温冷的鳞片让她一个激灵,从半梦半醒之间就这么清醒过来。

    “伏湛!你他妈的!让不让人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