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恐怖电影里抓鬼 > 愚世 第四十四章 苏昊乾
    ……

    而在墙壁的最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所放着的那一张画上的字体,虽然也是同样稚嫩的字体。

    可是这一些字却是写到一半就已经中断了。

    虽然新鲜,可却像是被强行终止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书写这文字的小孩遇见了什么?

    “我去,这上面的话语还是东西,都差不多能够猜测到一些东西了,没猜错的话,主要人物应该就是写下或者是画这些的画的那个小孩。”

    “但是从最后的话上来看,他应该是遭受到了某种意外,所以在记录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就已经不见了,或者是出事了,不然不可能只写这么一半。”

    “可是这样一讲的话,根据里面的内容,大概的突破口应该是在那所谓的门里面,我这里的门看上去也挺正常的,哪里有红色的门。”

    槐游皱着眉头一边思考着一边也是观察着四面八方的情况。

    在这种时候就越不能放松警惕。

    因为谁也不知道黑暗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就如同自己现在虽然安全的到达了1楼,上面的那些东西似乎并没有追过来,就好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但是,槐游可知道那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

    没有追过来,可能仅仅只是因为某种限制罢了。

    或者这本来就是这恐怖电影所要进行的一部分。

    “算了,先找找再说,目前来讲这可能才是唯一的突破口了,就这样的站在这里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槐游举着手机,准备在1楼把这一层都搜索一下。

    目前为止,他可不准备上2楼去,至少待在1楼还是挺安全的。

    而2楼那些戴着白布的尸体,说不定还就是存在。

    不到万不得已,槐游还是觉得2楼还是不要去为好。

    而1楼这里因为发生了这种奇妙的变化,每一家店铺都有一扇门给贯通了,之前也没有时间仔细的检查观察,所以在这个时候也就正是最好的一个机会。

    所以说不定这一次的观察就会在这个过程之中找到那文字一面墙之中所描述的那一扇红色的门。

    而想到这里的时候,槐游又不免的想起了之前的那一个恐怖电影所发生时候的一个小细节。

    也就是周言青那个时候给自己看的那一本笔记本,上面所书写的内容同样是一个人写的,大概的东西似乎也是这种差不多的意思。

    文字之中皆是包含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怪异感觉,可能是一种提示,可能是一种线索,但是在其中一定是有着一定程度之上的关联的。

    而想到这里的时候。

    槐游不由得又想起了上一部电影,那两个练字器差点当场就交代在那里的鬼。

    也就是佐伯俊雄和他的母亲枷椰子。

    自己只记得最后的那个瞬间将那镜片插入他们的身体之中摆出的一种很不畏死的恐怖状态,当时原本是以为是一个必死的局面。

    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仍然安然无恙。

    而这个问题经过略微的思考过一番之后就有一个疑点自然而然的就浮现了出来。

    他们,两个是死了吗?

    ……

    槐游看向门外,现在好像是已经到了晚上了,夜色越来越浓,外面好像是刮起了风,风声音在空气之中肆意的流转。

    听起来甚至有一点像是人类的嚎哭。

    正如自己一开始所猜测的一样,这浓厚的夜晚,原本白天应该是感觉不到的东西,会在夜晚之中不断的显现。

    之前所出现的那些被白布盖着的人,以及那变换出来的墙壁就是最明显的表达了。

    “门的话按照道理来讲,应该只会出现一个出口入口的位置,或者是某一些房间,其他的地方不太可能会出现什么门,所以这些地方要重点排查,看看有没有可能找到那上面所写着的红色的门。”

    槐游思考着。

    “当然,有机会的话,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可能存在于那个小男孩,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槐游觉得既然是一个恐怖电影的话,那么想当然地这里就是大概率的是那些裁决所所说出来的所谓的“界”。

    但……

    槐游并不清楚这里是不是会有可能会存在除自己以外的另外一个人,这里是真的界的话,这种可能性其实还是存在的。

    就像是宋良。

    他应该是顺利的逃出去了,但是他之前也是被卷了进来。

    所以,如果这里出现人类的话是完全有可能也是有这个几率的。

    槐游朝着最近的隔壁另外一个小餐馆走去。

    而刚刚走进这里,槐游就脸色变换的停下了脚步,打量着4周。

    “这……怎么连这里又变化了?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孩的房间了,原来周围时刻都有可能经过某种奇怪的变化吗?还真是……奇怪。”

    原来这里原本应该是另外一家的小餐馆。

    槐游记得这一家餐馆主营的是炒饭之类的。

    但是现在这样子看起来可完全没有小餐馆的样子,活脱脱的就是一间小孩的卧室。

    原本应该是大门的位置在这个时候变成了贴着墙纸的墙。

    窗户全都关的严严实实。

    当然,除了这战衣眼,看上去像是小孩房间以外,最诡异的是,在房间的正中间还放着一把背对门的椅子。

    椅子是放在床上面的。

    所以走出来的时候槐游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个位置摆放的十分奇怪的椅子。

    “一把椅子不偏不倚正好放在床的中间?有什么特殊含义?要是搁我家里这样放的话,会被我妈给打死。”

    槐游往后退了一小步:“窗户关上了,而且上了锁,虽然看起来是小孩子的房间,但是东西都很整齐一切都清理的很干净。”

    “难道这一张椅子是小孩子放在这的?还是说有什么别的东西吗?”

    “如果椅子是校方留下的,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如果不是他们留下的,那在房门被锁死后,是谁在里面把椅子搬到了走廊正中间?”

    槐游把手机对准床铺上的那张椅子。

    莫名的,槐游一步步向前缓缓地将这张椅子搬了下来,左右看了一会之后发现这其实也就是正常的椅子。

    “椅子没什么问题。”

    “难不成是被别人就那样随便丢在床上的?”

    槐游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这房间里的这一张床。

    这里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哪怕是感官以及触觉都是真实的。

    突然的,槐游下意识把手撑在了床上。

    “椅子放在了床上,但是床却很干净……嗯?”

    但是说着话的下一秒,槐游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马上就是把手缩了回来。

    “床居然是温热的!”

    这说明,不久之前这里曾经有人躺在这里。

    可是目前为止来讲,槐游可是还没有看见附近有任何人啊,甚至连有人生活的痕迹都很弱。

    明明之前这里是小餐馆的!

    那么之前在这里的毋庸置疑是有东西的。

    但是那东西是人吗?

    槐游心里也在打鼓:“不会吧……这里难不成真的有其他人?”

    他左右看了看,周围的一切在这一刻于他的眼中似乎变得越来越奇怪。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算了,再奇怪或者是再有人至少目前为止我也没看到或者也是躲起来了,还是顺其自然吧,到时候碰见了再说,也不是说没有一战之力。”

    槐游紧了紧手里的半根木棍子。

    这就是那晾衣架的半根木棍。

    虽说看起来不起眼,可是不要忘了这东西是断成了两节的,另外一端断裂的那里的碎木头可也非常的锋利。

    用来当武器还是勉强够的。

    想清楚了之后面,正准备进入下一个方向的另外一边看看门,毕竟这里可没有那个所谓的红色的门。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槐游眼睛突然捕捉到了一个细节。

    原本应该正对着后面自己进来的那扇门的椅子,此时和门的位置相错了一米,它好像往前移动了。

    也就是说,是越来越靠近自己。

    “我靠?”

    “是我眼花了吗?”

    “那白色布盖着的尸体能动也就算了,你一张凳子也能动了?凳子鬼?”

    双眼死死盯着在自己后面的的椅子,槐游侧身站立,握紧了手里的那一根晾衣杆棍子。

    他等了一会,椅子还是一动不动。

    不过……

    在槐游看不到的身后角落里,一颗头在这一刻又是慢悠悠的滚了出来,慢慢的朝着槐游靠近。

    ——

    而在另外其实距离槐游不远处的位置,同样也是一间小餐馆里面。

    几道手机的灯光在里面亮起,里面的所有人个个都屏气凝神,脸色苍白,满脸惊恐,再无任何一丝血色可言。

    他们其实就是原本普通在这里吃东西的人,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在这里的没有学生。

    有男有女,基本上都是中年人,有4个人。

    当然,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人,苏昊乾。

    苏昊乾此刻脸色格外的难看,他看着眼前的这扇门。

    上面被他画满了猩红的血,这些鲜血凝固不散,在门上组成了细密且又繁琐的奇怪符文,看上去狰狞恐怖,充满着一种极致的暴力和血腥。

    “外面的那些东西应该是暂时进不来的了。”

    苏昊乾刻大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双手满是鲜血的双手,脸色并不太好。

    “仅仅只是残缺的部分,‘书’的居然副作用也这么大,我两只手的指甲硬生生的被刮出来了也无法彻底的阻止外面的东西。”

    ……

    wap.

    /131/131194/311772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