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心动难挡 > 就他有点多余
    黑色越野车朝校门口的方向驶去,只留下楚扬一个人脸色难看的站在原地。

    刚刚他再三要求要和年余余他们一起去医院,但被接完同事电话的年父一口否决。

    想起那个叫傅年的人一脸得意的看着他的模样,楚扬的身上难得露出点愤懑的孩子气,拔腿朝来时的办公楼跑。

    他得再去给他哥发个消息,有人不怀好意的觊觎他女朋友!

    --

    金灿灿的阳光倾泻而下,只有路上偶尔湿润的痕迹能证明刚刚阴沉的小雨天气。

    年余余把车窗降下一些透气,听见坐在后排的年父不停和同事打电话交代工作的事,她也拿出手机给楚宥发消息。

    年余余:【我爸痛风复发,我送他去省二院做检查,你下手术了给我回个消息。】

    退出微信,她又点进省二院的微信公众号,线上预约了一个痛风科的专家号。

    余光扫见年余余收起手机,傅年懒散开口,「和楚宥发消息呢?」

    「嗯。」年余余弯了弯唇,透过后视镜隐晦的扫了眼依旧沉迷在工作中的年父,压低了声音,「我妈交代的让我爸住几天院。」

    刚刚突然看见傅年,她其实还有点不自在,但经过他故意逗弄楚扬的事,她反而放松下来。

    「你俱乐部怎么样了?」

    「就那样。」傅年坦坦荡荡的模样,闲聊着,「还在装修。」

    「现在就沪市和嘉南两头跑。」

    要说他完全放下了年余余,那只能是自欺欺人。

    不过他确实在慢慢放下她,维持着这么多年的发小友谊,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两人的闲聊声,伴随着年父打电话的声音,一路到了省二院。

    年余余去取号机上取提前预约的专家号小票,顺便借了张轮椅过来。

    年父一看见轮椅,满脸拒绝,「余余,不用轮椅。」

    他只是脚疼,做个轮椅像什么样子。

    「爸,不坐轮椅,你还想让傅年背你?」

    年父沉默:「……」

    他立马坐上轮椅。

    等傅年停好车过来,看见年父坐在轮椅上,愣了下,随即咧嘴笑,「轮椅确实更方便一些。」

    「我推着我爸去检查就行。」年余余看着傅年,「不耽误你了。」

    「我现在是闲人一个。」傅年直接接过轮椅,「我也得看着年叔没事了才好和我爸交代。」

    年余余还想再说,傅年却已经推着年父朝电梯的方向走。

    她有些无奈,只能跟了上去。

    一系列检查结束,年父被医生通知要住院治疗。

    傅年觑着年余余面色沉沉的模样,帮着难得安静的年父打掩护。

    「余余,你先去缴费,我送年叔去病房。」

    年父朝傅年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不经意对上年余余的目光,又若无其事的移开视线。

    「爸,你给学校打电话请假。」年余余语气硬邦邦的,「我打电话给老妈说一声。」

    刚刚医生看检查结果时医生说了,如果在刚复发就打针治疗,不会拖到现在必须要住院的程度。

    年父讪讪的应了声,不敢反驳。

    听见年余余要给年母打电话,他脸色肉眼可见的有些颓败。

    年余余不管年父什么想法,拿着手机就朝缴费处走,直接给年母打电话告状。

    年母气的发了通火,当即表示晚上下班了会直接赶到医院。

    --

    同一时间,骨科某间手术室的灯牌熄灭。

    手术室的门打开,楚宥

    神色疲乏的走出来,轻捏了下眉骨,又从物品存放柜里取出手机。

    他垂眸看了眼手机,下一瞬,清俊的面容上神色一凛,边拨打电话边边电梯的方向走去。

    铃声响了没两下,电话被接通。

    「余余,叔叔已经在医院了?」

    年余余刚缴完费,脱离排队的队伍,准备乘电梯回病房。

    听见楚宥的声音,她不自觉松了口气。

    「嗯,医生说要住院治疗。」

    「我刚交完钱。」

    「别担心。」楚宥摁下电梯摁键,「病房号发给我,我去看看叔叔。」

    「好。」年余余没拒绝,报了病房号。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傅年现在在病房陪着我爸。」

    她怕他误会,刚想解释,就听见男人清冷的音色传了过来。

    「我知道。」

    楚宥波澜不惊的口吻,「小扬给我发了消息。」

    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不断下降,他面容隽冷,「今天还要谢谢他帮忙。」

    「嗯嗯。」年余余弯了弯唇,乘着扶梯往楼上走,「我……我们请他吃个饭。」

    突然,她话音一转,「小扬没说什么吧?」

    「我们从学校离开的时候刚好碰到他,傅年故意逗了他。」

    「没。」楚宥言简意赅的回了一个字。

    事实上,楚扬给他发了一长段的消息,批判傅年,让他小心被挖墙脚。

    不过,他对自己有信心,对年余余更有信心。

    电梯到达指定楼层,楚宥迈步走出电梯。

    痛风科的护士都认识医院大名鼎鼎的骨科冰山,好奇的看着他走到一间单人病房门口,敲门走了进去。

    病房内,傅年刚给年父倒了杯水,听见敲门声,一回头,和楚宥四目相对。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移开视线。

    「伯父。」楚宥温声问候躺在病床上的年父,又朝傅年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小楚来了。」年父立马坐了起来,脸上带着笑意,「余余不是说你在做手术。」

    「手术刚结束。」楚宥嗓音清润,直接步入正题,「我等会去找您的主治医生,具体了解您的情况。」

    年余余还没回来,年父又小声道:「没那么严重的,你和医生说……」

    话没说完,年余余进了病房。

    年父立马改口,「你和医生说,我肯定配合治疗。」

    年余余没听见前半句话,对着年父露出个好脸色。

    「本来就该这么想。」

    傅年和楚宥知道年父一开始想说什么,但都没拆穿。

    气氛还算融洽和谐。

    楚宥又问了些刚刚检查的情况,对上年余余询问的眼神,朝她点了点头。

    傅年见两人默契的用眼神交流的模样,心里冒出点苦涩,又很快被释然取代。

    「中午了,我去买饭,你们留下来照顾叔叔。」

    满打满算,就他有点多余。

    wap.

    /111/111679/31210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