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他的笑眉 > 第662章 代价
    司澈看她那副呆愣模样,揉了揉额头。

    他只是投资过娱乐圈,所以比童叶欣更清楚那里面的门道。

    蒋聿青背后的人不简单,甚至可能是指使他这么做,不然蒋聿青不会这么自毁事业的。

    当年童叶欣怀孕,他就曾经为了挽回形象,假意求婚,还编出好大戏码。只是童叶欣不搭理,他就被资本抛弃了。

    而且,那幕后人清楚蒋聿青与童叶欣,还有他的关系,反过来利用了一把。

    想来,是要再唱一出夺子之战,最好再把司家也牵扯上来。

    醉翁之意,在于司家。

    刷白的墙面,忽然亮起来,几张照片投影上来,都是童叶欣的。从她匆忙下车直奔酒店,到她拉着小北从酒店出来,面部轮廓清晰。

    童叶欣的眼球震颤,颤抖着看向司澈:「这些照片,你从哪儿来的?」

    司澈:「我只是跟当地的娱乐公司打声招呼,如果他们有什么新鲜照片,送我这里来。没想到还真有。」

    从童叶欣跑去阳城开始,他就已经未雨绸缪。幸好这段时间他频繁来往于阳城,又有小花旦的关系,与那些狗仔的公司算是老熟人了。

    十张照片,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买断。

    童叶欣吞了口唾沫:「我不明白……」

    蒋聿青的这波操作,让她看不懂了。

    她迷惘的望着司澈,以前总觉得他是个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要不是靠上了戴观宴,他就什么也不是,原来也是个会玩手段的。

    原来,只是她从来没有成长……

    司澈看她一眼,淡声道:「不指望你能做什么大事,只希望你少惹事,行吗?」

    男人说完,起身走了。

    童叶欣呆呆的站在原地,只觉浑身冰凉。她望着敞开的书房门,男人早就走了,而她像是被困在了这里,看不到出去的方向。

    这些年,她经营着自己的护肤品牌,总以为自己也算是个女强人,不用仰人鼻息了,却原来,她还在原地踏步,甚至沾沾自喜,以为可以对抗全世界。

    她还是七年前的童叶欣,几乎没有改变。

    原来,这些年她只是依靠那个男人而不自知。

    当新的认知出现,童叶欣被击垮了。

    所以司澈再出入会所,频频传出暧昧传言时,童叶欣也只当不知道,不在乎。她只是守着小北,接送孩子上学,要么就是在公司。

    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的时候,司澈与戴观宴坐在农庄的火塘前烤火。

    火塘上放着烤肉架,一根根签子肉并排放着,被火烤得滋滋冒油,肉旁边放了土豆红薯玉米。

    司澈捏了捏土豆,烫得手指疼,嘶了一声,捏捏耳朵,回头一看戴观宴。

    大老爷气定神闲的坐着看金刚经。

    这一阵子,他安静的都快出家了。

    司澈斜他一眼:「我总觉得,有刁民要害我。」

    戴观宴翻了一页,眉梢都没抬一下。

    司澈把蒋聿青的那些骚操作说了一遍,嘚啵嘚啵,添油加醋,眉飞色舞的说了很多,多得戴观宴觉得烦。

    「你要不想被人害,跟童叶欣离婚不就行了?」戴观宴因为被打扰,反复的看着那两行经文。

    司澈瞪大眼睛,知道他跟童叶欣不对付,但也没这么坑人的。「亏你还看经书?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没听说过?」

    「你不是有新欢了吗?」

    司澈额头青筋鼓了鼓,得,有事要请教这位大老爷,不能得罪他。司澈撇撇嘴,拎起油刷在玉米上来回刷油,再往肉串上刷了把蜂蜜,说道:「我这是二婚

    。二婚再离,对我影响很大。」

    司家名门大户,就算他再怎么折腾,还是要顾着点儿家族颜面。况且当初他不顾阻拦,硬是要娶童叶欣,现在就不能随便说离了。.z.br>

    有句话说,当初选择的路,跪着也得走下去。

    所以为了维护这段婚姻,他才费了些心思堵住媒体的嘴,更是留意着童叶欣,不能让她乱来。

    好在,童叶欣现在是没了心气儿。

    戴观宴看了司澈好一会儿,半晌,他突然道:「你会后悔的。」

    「?」司澈一脸的莫名其妙,不知所云。

    戴观宴将书放下,捏起那玉米放一旁架子上放凉。

    双手摊开放在火塘上烘烤。他道:「阳城那浅滩里藏着很多强龙,眼下来看,是蒋聿青放不下「夺妻之恨,夺子之仇」。你就跟他过过招好了。」

    司澈摸了摸下巴,看起来也只能先压着蒋聿青,再收拾他一番了。

    想到了什么,他看向戴观宴:「那蒋聿青……黎笑眉不是也得罪过他?黎笑眉现在还在阳城呢,你不担心?」

    戴观宴苍白的脸庞被炭火烘得有些发红,但更红的是他的瞳孔,深处印着一团火。

    抿了下唇,他淡声道:「蒋聿青不敢。」

    蒋聿青的矛头直指童叶欣。而童叶欣跟司澈又是密切相关。司家他都对付不了,再多一个黎笑眉,他更怕像是上次一样失败。

    司澈却不以为然:「你别忘了,现在的黎笑眉记忆全无,一心种田,没有什么战斗力。她的身边也就一个女保镖,即使有梧桐饭店的背景,还不知道怎么用呢。」

    「武琰是她的靠山,但你也可以是啊。」

    「武琰要在梧桐饭店坐镇,但你可以随时走人。」

    司澈徐徐蛊惑,最好是戴观宴跟他一起去阳城。

    戴观宴眸子微微动了下,司澈又下一剂猛的:「根据我的情报,武琰一直都没有放弃过调查当年的意外。」

    这事情,戴观宴也在查,但因为事情敏感,没有放到明面上,所以查了这么多年,没有什么进展。而且戴观宴晚了几天从国外回来,很多第一手线索都在武琰的手里。

    「如果那件事真的不是意外,又被那人察觉了,你觉得黎笑眉还会是安全的吗?」

    「现在的她,身边还有小尘……」

    要不然,为什么武琰要给黎笑眉身边安排保镖随时跟着?

    司澈的蛊惑成功了。

    雪还未化开,幼儿园放寒假,戴观宴便去了阳城,本想带着黎宝一起。但是这次黎宝没同意一起去,说要陪小北。

    wap.

    /130/130873/31295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