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峰回路转(1v1,炮友转正) > 第十七章不是
    陆宛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给办公室唯一在的黄教授看医院证明,黄教授瞅一眼医院红章嗔道:“这滑膜炎可不是小问题,你还挺高兴,就是为了不去开会?”

    “哎呀,能少去几个就少去几个呗,今天这个就不用去了,我下午一节课,上完就回家。”

    陆宛接过黄教授递回的证明,把证明专门找一个文件夹放好,坐到办公桌前歇着。

    “哎,对了,黄教授,您有没有什么护膝品牌推荐?”陆宛突然想起了医生的建议。

    “护膝品牌?这还一时想不起来,这是医生的要求?”

    “不是,就是建议。”陆宛想想那个和蔼的老头医生,也不知道是不是随口一说。

    “我记得附医好像联合咱们通信学院搞了个程序吧,可以搜索医生在线问诊,有些好像还能直接扫码加微信,我儿媳妇现在怀孕,有些什么问题都是在平台上问的,还加了医生微信,挺方便。”黄教授说着打开手机,搜索一番将附医的公众号推给陆宛,“你从公众号的链接进去,就能看到。”

    “谢谢黄教授,那我问问。”陆宛朝黄教授笑了笑,低头操作起手机。

    到底是国内比海外发达,点开公众号的链接就跳转到小程序,输入就诊卡和密码,自动就跳出了她的初诊大夫和复诊大夫,一个帅气的年轻人和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陆宛大拇指动了动,还是选择了左边,点开唐锋的头像。

    聊天系统显示当前并非唐锋医生答复时间,但可以添加微信。陆宛复制了微信号,搜索出来一看就知道是工作微信,同样的照片,以及A大附医骨科唐锋的名字,还有都是转发医院公众号的朋友圈。但陆宛觉得,就这么轻松加到微信也不错。

    「唐医生您好,我是陆宛,今天复诊后医生建议用药一月并佩戴护膝,想请问您是否能够推荐一些护膝品牌。」

    陆宛是等午餐时才收到了好友通过提醒,按往常写邮件的语气十分客气官方地给唐锋发了第一条微信。

    「您好,请按照医嘱按时用药,建议餐后服用。另由于药物成分,建议近期少食辛辣、油腻和酒类,保持良好心情,减少不必要的走步、跑跳和运动。」

    虽然回复得很及时,陆宛才吃了几口饭就收到了回复,但显然这条回复十分官方,陆宛看着唐锋这些措辞,觉得有点像是回复过很多遍然后按症状复制的,因为她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

    「品牌随意,只要是正规厂家生产即可。」

    就在陆宛腹诽时,新的回复出现了,一些废话文学。陆宛有些无语,难不成这个工作微信是有人在监视么?非得和她这么说话。

    「行,那按您的要求我们这个月就先别见了呗」

    陆宛发出去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有点赌气,想撤回又觉得不过是床伴,时时在乎对方的心情倒是容易让自己生气,正所谓忍一时卵巢囊肿。

    「已备注复诊时间,疗程尾期会有短信提醒具体预约时间」

    陆宛看着回复有些无语,将手机扔桌子上低头扒饭。

    “你怎么最近抱着手机都不停?”

    吴慕把手机放下,喝一口几乎没有蛋花的蛋花汤,听坐在对面的同学问他。

    “还不是咱们医院搞什么智能问诊,我天天就回复患者了。”吴慕叹了口气,“这活儿哪儿能让老师干,不都是咱们学生干,你们普外怎么样?”

    “普外没开。”吴慕一听,眼睛都瞪圆了,觉得不可思议,但紧接着就听同学解释,“其实也开过,开了一周,长倒刺的,手被刀片划上的,切菜切到手的,头撞到门的,都来问,所以我们科就关了,世界清净。”

    “那我们还好,一般都是患者来问,但你看,我这回话多的,每个患者都得回。”

    吴慕把手机调到微信界面,递给同学看,企图获得同情,以及对他无比认真对待工作的表扬。

    “这个叫陆宛的,我怎么觉得她这句话很奇怪啊?”

    但没想到同学的注意力并不在吴慕的话上,反而双击了患者的一条回复。吴慕盯着手机屏幕看,白底黑字写着:行,那按您的要求我们这个月就先别见了呗。这么读起来,好像确实有点奇怪,但当时他下意识觉得是问复诊时间,没有多想。

    “好像是有点奇怪,但可能说话方式就这样吧。”

    吴慕虽然嘴上说着解释,但从同学手里拿回手机的时候,还是偏头看一眼不远处和冯主任说话的唐锋。他其实最开始分给唐老师的时候是不服的,因为很多同学都分给了老教授,他明明成绩也很好,老师也很看重,为何分给一个年轻资历浅的人,但这些天相处,他发现真的不能以年龄取人,而且昨晚他跟了唐锋的手术,虽然是二助,但他仍然觉得荣耀。

    不过他一直以为唐锋是网上说的那种禁欲型,专心科研与医术,但没想到,居然还会有风流债。不过,既然是风流债,就应该私人微信解决,怎么会在这种微信上说奇怪的话。吴慕搞不明白,也不愿窥探唐老师私人隐私,只是在下午门诊前,多嘴提一下这件事。

    “你走系统约一下她的复诊时间,系统提前叁天会发短信给她让她选择具体日期的。”

    唐锋拿着吴慕的手机略翻了一下聊天记录,然后递还给吴慕,面无表情地说。

    “好的,我刚才已经在系统操作过了。”吴慕点点头,他刚才认真观察了一下唐锋的表情,看起来好像他并不怎么在意那句可能有点歧义的话。

    “吴慕,我们对待患者,无论语气如何,正常回复就好,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唐锋打开门诊系统,开始等待门诊前最后的安静,但也只是安静了几秒,唐锋还是看向吴慕,算是指点。

    “好的,唐老师,我明白。”

    吴慕将手机调至静音,点了点头,开始准备迎接门诊。但唐锋看着门打开,走进的第一个患者,却突然想到了陆宛。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地以为这个问诊微信会是他的微信号,但其实也是他的问题,一开始没加成微信,自然之后都是在等陆宛开口,只是没想到他们回归了古早的短信交流。

    所以现在倒是有点尴尬。

    也不止现在,唐锋下了班开车准备回家,握着方向盘却还是放不下这件事,思来想去发短信解释好像都不如当面说说,但唐锋拨打陆宛的电话,连续两个,都是无人接听。他看着又亮到灭的手机屏幕,点了点车载触摸屏,查找历史记录,选择陆宛家,开始导航。

    不过陆宛不是不想接电话,而是手机放在包里根本没听见。

    陆宛实在是对系里的行政部门无言以对,本来以为有了医院证明就是来去无阻地通行证,没想到行政的领导笑眯眯和陆宛说,普通的会议可以不参加了,精神领会就行了,但重要的会议还是要参加的,都是坐着嘛,也不碍事。陆宛压下想问什么算是重要会议的冲动,用最后的温柔堆起笑容,说一句好的,然后拿着笔记本离开,去和系里大部队汇合,前往开会的路。

    于是,一节课结束,再开一节课会,陆宛成功赶上晚高峰,打车排队17人,她不得不先搭黄教授的车,让黄教授把她捎到地铁站,开始挤地铁。她抓着地铁扶手,一站又一站摇晃,每晃荡一站就坚定一定要买车。

    所以,陆宛直到出站扫二维码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显示两个未接来电,都是唐锋的。她一边调出乘车二维码,一边想唐锋为什么给她打电话,难不成是今天那个老头医术不行,然后被他发现了什么恶疾,赶紧通知她?

    应该不可能,这种狗血剧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但陆宛也不可能站在地铁站门口给唐锋打电话问她有什么事,她忙着想走路费膝盖,骑车也费膝盖,但骑车耗时短,还是骑车好。不过她转了车把骑到家楼下的时候,就看到了唐锋的车。

    锁车,拿包,走到唐锋车前,看到他在看手机。陆宛直接拉车门,上车坐进副驾驶,看唐锋转头看她。

    “什么事啊,唐医生?我膝盖不会误诊了吧?”陆宛开起玩笑。

    “那个微信是学生在管。”唐锋摁灭手机,看着陆宛说。

    “所以呢?”陆宛被唐锋的话提醒,才想到中午和微信的对话,实际上她下午开会走神的时候就想明白了,这种微信,估计都是实习生之类的在管,主诊医生都是大忙人,哪有功夫回复患者,他们连面对面交流都恨不得一分钟结束好下一个。

    “加我个人微信吧。”唐锋重新打开手机,指纹解锁,打开微信,调出二维码。

    “你就是为了这事来的?”陆宛从包里拿出手机扫码,有点不可思议地问。

    “嗯。”

    “唐锋,我问你,你是不是想追我?”陆宛听着唐锋微乎极微的一声嗯,凑近他,看他僵直身子一动不动,便抓他领口,凑到他耳边问他。问完,再松开他的领子,缓缓抚平,眼神带笑地看着他。

    “不是。”

    唐锋看着陆宛,没有躲避她的眼神,缓慢说出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