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彼岸花 > 管饱。「Рo1⒏аrt」
    皮卡车沿着仓库那条路走到底,右拐至大路,在无人街道开了近二十分钟,最后停在一间商务酒店门口。

    酒店装潢看着有些年头,可方圆十里,这里住宿条件最好。

    魏东先下车,脸上怒气未散,来的路上全程保持沉默,副驾驶的女人也不说话,缩在他的外套里,侧头看窗外,下唇快咬破了,眼眶红了又红。

    他绕到副驾驶,开门前,深深吸了口气,不想翻涌的暴戾情绪影响到她。

    拉开车门,低眼见她紧咬的嘴唇,长发凌乱的遮过泛红的眼睛,他知道她惊魂未定,可那团火从她消失的那瞬一直烧到现在,刚才用拳头发泄一半,剩下那一半,怎么都压不下去。

    “吓到了?”

    明明想温柔点,可蕴着火的声音,听着更像质问。

    贺枝南还没完全缓过神,既生他的气,又生自己的气,沉默不回答,掀开衣服塞进他怀里。

    她伸手推开他要下车,男人大力拽住她的手腕,压抑许久的怒气忍不住宣泄。

    “你有脾气就冲我撒,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玩失踪,我要是找不到你怎么办?”

    “不用你管。”她鼻子一酸,说不出的委屈。

    “我不管谁管?”

    他回想起刚才开着车到处找她时的焦躁情绪,烦闷的想发火,“贺枝南,我带你出来,不管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我都必须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懂吗?”

    “我不懂。”

    提起“关系”两字,明显触碰到她某根敏感的神经,她红着眼看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我们之间没有关系,所以请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是我死皮赖脸非要跟着出来的,我是死是活都跟你无关!”

    魏东用力阖上眼,快要被她气炸了。

    “别说气话。”

    她正在生气头,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用尽全力推开他,“让开!”

    男人被推得往后退了两步,她迅速窜下车,躲开妄想拽住她的胳膊,脚下生风,一溜烟跑进酒店。

    等男人火急火燎的追上来,她双眼呆滞的站在前台,大概是开房间时才想起自己的包落在车里,一没钱二没手机,穷光蛋一个。

    魏东疾步朝她走近,小包塞进她怀里,她倔强地扭过头不看他。

    前台小姑娘左看右看,不确定的问:“请问需要几间房。”

    “一间。”

    “两间。”

    前者是男人说的,后者是女人说的。

    两人话风不统一,前台小姑娘拿不准主意,只能看向男人寻求最终答案。

    魏东侧头看她满脸拒绝沟通的冷漠,俨然还在生气,他想着逼太紧会适得其反,沉默片刻后,淡声道:“那就两间吧。”

    结果话音落地,女人回头怒瞪他,脸颊胀红发青,呼吸都快烧焦了。

    “两间就两间。”

    “”

    男人无奈叹息。

    他又做错了什么?

    两人从酒店前台到电梯再到房间,贺枝南直接把他当透明人,他说什么她都不搭理,直到房间门口,她强盗似的抢过他手里的房卡。

    魏东措手不及,眼看着她进房间,“我”

    “砰。”

    房门关得严实,堵住他的后话。

    商务酒店的装修大同小异,谈不上多豪华,但比旅馆要整洁。

    房里没开空调,她蜷缩成一团,双膝塞进宽大毛衣里,神色木然的坐在硬邦邦的大床上。

    也不知静坐多久,久到她的手冰冷没知觉了,她才从包里掏出手机,走到窗前,拨通妮娜的电话。

    那头正是火热时分,键盘打的“啪啪”的响,妮娜听见她有气无力的声音,猜到她肯定哪根神经发作,漂亮的小作精又忍不住撒泼闹事。

    “长话短说,忙。”

    “没什么事。”

    妮娜对她太了解,故意激她,“没什么事我挂了啊。”

    “欸”

    贺枝南眼睫低垂,沮丧地看着窗外。

    她十分反感多愁善感的自己,以前清清冷冷无欲无求的多好,哪像现在,轻易被他的情绪引导,尽说些口不对心的话。

    “我说。”

    然后,她尽可能言简意赅的把今晚的事叙述详细,说到最后,整个人情绪沉下去,陷入泥潭爬不起来。

    “就这些,完了。”

    妮娜认真听完,身子用力后仰,两腿重迭架在电脑桌上。

    “所以,你想问我什么?”

    贺枝南呼吸声很轻,小声问:“我是不是很矫情?”

    “要听实话?”

    “算了,别说。”

    她问出口就已经知道答案,喃喃道:“我其实也不是生他的气,我就是气自己,像杯绿茶一样又当又立,嘴上说不能负责,心里却总想要更进一步。”

    妮娜抿唇一笑,慢悠悠地问:“那你对他到底是什么感觉,走肾还是走心?”

    “有区别吗?”

    “当然有啊。”妮娜服了这个傻女人,无语凝咽,“如果走肾,这事你矫情,如果走心,那你矫情得还不够。”

    “问题是,我都要气疯了,他跟没事人一样,什么都不懂。”

    “嗨,大部分男人都这样,床事上开窍贼快,生活中就是根木头,你踹一脚,他动一下。”

    女人不知所措的问:“那该怎么办?”

    “南南,任何关系要想长久,良性的沟通永远摆在第一位,他不懂你气什么,你就算自燃了也白搭,不如把话说清楚,行就行,不行就散。”

    “嗯。”

    贺枝南听进去她的话,听她碎碎念叮嘱几句,电话挂断,目光探向窗外,又静站了很久很久。

    直到空空如也的肚子发出一声长鸣,她才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

    然后思绪转移到那碗被打翻的面,顺便又想起那个抱着他的女人。

    明明用力就能挣脱开那人,也不知他是不是心里暗爽,享受被女人追的愉悦。

    这男人,真让人生气。

    她在床上躺着发愣,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段时间,不正常的饮食习惯已经被他强制调整过来,她习惯晚上吃点简单的主食,所以这会饿得头晕脑胀。

    反正睡不着,她索性下楼去前台问问,附近有什么吃饭的小店。

    房门打开,她刚转过身,迈出的步子顿在半空。

    男人正靠着墙慵懒的抽烟,身旁的烟灰缸已然堆起小山,也不知在这里站了多久。

    恍惚的楼道灯斜斜打在他身上,英毅侧颜陷在阴影里,黑长睫毛低垂下来,下颌轮廓凌厉分明,喉间的软骨轻轻滑动。

    听见动静,他第一时间掐灭手里的烟,侧头看她,声音磁性低沉,“饿不饿?”

    贺枝南抿了抿唇,再硬得心都软的不成样。

    她不作了。

    先骂他一顿解气,再好好抱着他睡觉。

    她低头走近,停在他面前,伸手拽了拽他的外套。

    男人眼底漾开一丝笑意,冲她敞开外套,她两胳膊伸进去,抱住他的腰,头靠在他胸口,听着强有劲的心跳声。

    两人安安静静地抱了会儿,谁都没说话。

    魏东用外套紧紧包裹,把她完整的抱在怀里,身高差距下,下巴刚好抵着乌黑的发顶。

    “我哪做错了你告诉我,我又不是不会改,你说你这么跑出去,要真出什么事,我要怎么办?”

    他长叹了声,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我刚才真急疯了,不是故意想凶你,也不是真想让你一个人睡。”

    她嗓音闷闷的,还在记仇,“那你还开两间房。”

    “另一间是开着玩的。”

    男人垂眼,满腹委屈,“你不让我进屋,我只能在外头罚站。”

    “活该。”

    她从他怀里昂起头,娇骂软绵绵的,“混蛋。”

    他唇上笑着,怀心思的用胡茬扎她的脸,她疼的扭身要躲,他用力控死,低头亲下口她的小嘴。

    “还是流氓比较好听。”

    “我唔!”

    房卡被男人抢走,他强壮的双臂几乎把她腾空抱起,边亲吻边往屋里走。

    “我还没唔吃东西”

    他气息不稳,粗喘得厉害。

    “先吃我,管饱。”

    —————啊喵的碎碎念时间————-

    尒説+影視:ρ○①⑧.αrt「Рo1⒏а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