隗葵快速冲了个澡,换上一件白色体恤和薄荷绿的牛仔短裤,随便梳了梳头发就出了门。

    两位年轻的保安应该是被打过招呼,看见隗葵开着外形粗犷的悍马出来,直接给她开了门禁。

    隗葵在车里笑着朝他俩颔首,缓缓驶出了花园小区。

    楼上的人看见这一幕,不解地嘟囔:

    “这辆悍马怎么可以出小区,是不是去买菜的啊?我也想去……”

    知道一些内情的人则留了心眼,暗暗记住了悍马的车牌号,准备以后套个近乎,送送礼什么的。

    毕竟大概率是政府的人,怎么亲近都不为过。

    ……

    按照晏雍发的微信地址定位,隗葵开车到达了曙光总部大楼——星塔。

    星塔高达400多米,外观呈波光粼粼的蔚蓝色,像一片被几何截取的海洋。楼面为“A”字形,并且由叁个建筑部分逐渐连贯成一个核心体。建筑大楼的中心有一个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六边形“扶壁核心”,楼层呈螺旋状排列,至顶上,中央核心逐转化成尖塔,像一把刺破天空的利剑。

    星塔周围戍卫着一圈装备精良的士兵,个个人高马大,身强体壮,肌肉鼓鼓囊囊。他们神色坚毅,一双锐眼扫视着周围一切可能出现状况的地方,随时准备端枪射击,保卫星塔。

    隗葵看了一会儿于前世的自己遥不可及的星塔,不可控制地想起了很多人和事。

    他们都和眼前高大壮丽的星塔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却在灾难面前都变成了末世里的一抔黄土。

    ……

    虞凯被牛可乐叫醒,稀里糊涂地吃完早饭,又被牛可乐拖着出了门。

    两人一路步行到家属院旁边的星塔,虞凯哈欠连连,牛可乐兴致勃勃。

    他们刚走到大门,就看见一位颜值极高的年轻女孩,正站在星塔门口和士兵交谈。

    精致美丽的面孔,纤细苗条的身材,乌黑清爽的短发,白得发光的肌肤。

    特别是那一双又白又细的笔直长腿,让虞凯一下就认了出来。

    “小葵姐姐!”

    隗葵听到一个清脆的童音,亲昵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不禁循着声源看去。

    一个大约七、八岁,胖的像皮球的可爱男孩子乐颠颠地朝她跑了过来。他像毛毛虫一般形状的稀疏眉毛几乎飞了起来,小鹿斑比般水润润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惊喜,肉乎乎的脸颊一颤一颤,小嘴巴更是张成了“O”形。

    牛可乐吭哧吭哧地跑过来,仰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隗葵,甜甜地说道:

    “小葵姐姐,你好漂亮~”

    隗葵看了看赶上来的虞凯,又看了看面前这个甜蜜小孩儿,道:

    “你是可乐?”

    牛可乐点头如小鸡啄米。

    “是呀是呀,我是队里的老幺牛可乐,已经七岁半了。”

    隗葵蹲下身子,摸了摸牛可乐毛绒绒的圆脑袋,笑问道:

    “你好可爱啊,是特意来接我的吗?”

    牛可乐还没回答,一旁被忽视已久的虞凯不爽道:

    “这个小屁孩今天7点就拉我起床,说要去找你,我昨天叁点才睡啊!真的服了他这个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