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温柔陷落 > 到底吃不吃
    柳西京这一病就病了大半个月,原因是她不太良好的作息以及不肯吃药。

    不肯吃药也不是真的耍赖不吃,而是偷偷倒掉了。

    这下彻底惹恼了一贯无底线宠她的温煜景,他不仅增加了阿姨看护的时间,还规定她准点吃饭吃药,就以拍照为证。

    刚开始几天还能坚持,时间一久柳西京就按捺不住脾气了。

    于是迎来了两人的第一次‘争吵’。

    说是吵架,其实只有柳西京一个人在暴躁,温煜景则老神在在的讲道理,面对女友的无理取闹和撒娇卖萌,他都丝毫不肯退让。

    “这也不让那也不让,我只是谈恋爱又不是受刑!”

    此时柳西京气呼呼的光脚站在地板上,拖鞋不知道被她踢哪儿去了。

    之所以被发现她没吃药,是因为她在今天中午照例给温煜景发照片的时候,被拆穿是昨晚预备的照片。

    狡辩的时候柳西京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自然就被温煜景知道这几天的药她都没吃。

    之所以能漏出破绽,是因为她在拍第二张照片时不小心拍到了阿姨的半身,和第一张里阿姨穿的衣服一模一样,连围裙上那块水渍的形状和地方都没变。

    温煜景又不是瞎子,有关她的的事简直心细到变态,怎么可能没看见。

    他每天早起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女友有没有准时吃饭吃药,她倒好,小心思全用在歪道上了,居然糊弄他。

    打电话前他已经冷静过了,还想着她如果承认错误自己就不生气。

    当他问她昨天的药吃完感觉好点没,柳西京丝毫没发现温煜景语气里的不对劲,没心没肺的回好多了,演的十分真。

    温煜景这会儿虽没了笑意,但还未到要生气的地步,慢悠悠的问。

    “真的?我听你咳嗽还是很严重,不会是倒掉了吧?”

    被戳穿的某人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不正经的要和他视频色色,期间不停的咳嗽,嗓子也哑着。

    温煜景心疼的不行。

    难怪吃了这么多天的药也不见好转,他虽特意嘱咐医生开副作用不大的药,但也不可能完全没效果,现在想来原来是她根本就没吃过。

    起初温煜景还能好声好气的哄她不可以不吃药,她却像被踩了尾巴似的大声狡辩。

    他越想越生气,语气也不自觉严厉起来。

    “你现在去吃药。”

    “我不吃!”

    柳西京此刻如同英勇就义的烈士般不肯屈从,突然轴了起来,也不知道在较什么劲。

    “你乖一点,去吃药。”

    温煜景尽量保持心态平和,和柳西京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他发现自己不是在受惊吓就是在生气的边缘,他从未想过有人能将自己逼到这种地步,忍耐力也提升了好几个度。

    “我说了我不吃!我叫你爸爸你就真想当我爸啊,上床的时候怎么不想着该不该做呢!”

    如果柳西京还清醒的话就会发现这话有多伤人,从前的尖锐与口不择言再次将她包围。和温煜景在一起久了,她还以为自己转性了。

    这件小事成了矛盾升级的导火线,温煜景将她所有不良的习惯说了个遍,并要她改掉。

    不许她再熬夜画画,光脚的习惯也要改掉,等等等等。柳西京越听越生气,从来对她好声好气的温煜景居然将她说得这么一无是处,她感觉自己舒服自在的事全被限制了,那种逆反心理一下就达到了顶峰。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静到柳西京只听得到自己因气愤而粗喘的呼吸声。

    可气恼过后理智在一点点回笼,她怎么感觉到有一丝的心虚呢。

    “柳西京。”

    沉稳而又平静的话语,从他叫自己全名开始,柳西京才发现他是真生气了。

    “干,干嘛!”

    回复的语气因底气不足而不自觉矮了一阶,可气势不能输。

    “到底吃不吃。”

    天生这方面缺根筋的柳西京忽略了温煜景语气里的异样,也没往深了想,她更在意被威胁这件事。

    她向来吃软不吃硬,好不容易被心虚掩下的恼怒此刻又熊熊升起。

    “不吃!”

    柳西京直接挂了电话,生气的将自己扔进沙发。半天消不了气,又把手边的抱枕全都丢了出去,其中一个擦过茶几上的水晶花瓶,它摇摇欲坠,最终滚落到瓷砖上摔了个粉碎。

    她已经好久没像小孩子一样撒泼耍赖了,平静下来后又觉得刚才那样有点丢人,反驳的话也站不住脚。

    把药扔了确实理亏,而且人家是在关心她来着,她却不管不顾的把人家骂了一顿。

    怎么办,本来说好十月一号要去找他的,这下好了,她哪还有脸去啊。

    心里乱成一团麻。

    柳西京坐在画室里好几个小时,今天的手完全不听使唤,怎么画都找不到感觉。地上一团又一团的废纸都快铺满了。

    精力无法集中,柳西京认命的将笔扔进水桶,打算找其他事消磨时间。

    可一天下来,工作没工作,学习也没学习,连书都看不下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晚上竟没让阿姨再叁催吃饭,在饭菜端齐的前一刻就安安分分的坐到了餐桌旁。

    显然阿姨也觉得奇怪,只是眼里疑惑满满到底没说出来。毕竟照顾了小姐一年多,多少还是了解她的。

    被说破了,一定就闹着脾气不吃了。

    她猜一定是少爷说了什么,只是不知道两人吵了架的,莫名感慨这柳小姐还是要治得住的人来才行。

    自从生病后,阿姨都是等她吃完饭才走,这也是温煜景安排的。

    本来还有点不自在,两人联系的时候还会浅浅抱怨,吵完架彻底没了底气,好像阿姨在这儿反而让她心安一点。

    于是今天她将碗里的饭全吃了,坐在位置上踌躇着要不要发照片给他。

    思索再叁,心一横还是发了。

    发的还不是照片,是吃药的视频,这下总能证明自己没作假了吧。

    可第二天醒来仍没收到温煜景的任何信息,睡前她还能安慰自己他在忙,现在已经认定那人是故意不理她了。

    这下换她不开心了。

    臭温煜景,居然敢真的不理她。

    哼,那她也不找他了,看谁熬得过谁!

    这边闹别扭,那就有人有机可乘。

    萧飒约柳西京出来玩已经算例行公事了,每次得到的都是拒绝,所以今晚听到她说‘好’这个字时,他一度以为自己耳朵坏了。

    整个晚上,柳西京如暗夜里的妖精摇曳在拥挤的舞池里,手里的酒瓶很快就见了底。

    萧飒在朋友面前赚足了面子,几瓶酒上头,对着自己和跃动的柳西京按下了拍摄键。

    他发了朋友圈,红点的数字在不断增长。

    当然,有人看了会点赞评论,有人看了只有生气。

    虽然很模糊,但温煜景一眼就看到被人群簇拥的女朋友,何况旁边还有个穿着十分骚包的萧飒。

    且不说她松弛到毫无防备的状态,身旁围着的男人眼睛直勾勾盯着她,看哪儿的都有。

    细肩带的小背心露出了一截纤细的腰肢,极短的贴身热裤衬出她匀称笔直的大长腿。

    任谁伸手都能占一占便宜。

    手中的笔被弯到一定的弧度,再多施一分力就会折断。

    温煜景神情严肃。

    她不顾及自己的身体,穿成这样和人贴身热舞,没有半点危险意识还敢喝酒,他感到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的跳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