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原神】不见天 > 【番外】我可以是你爹(四)
    空和派蒙强烈谴责了温迪这种信口开河不负责任的行为,并且表示他们很认真地考虑了把温迪的言行报告给西风骑士团的可能性。

    然而温迪无辜地举起双手,“喂喂,不要用这种看人贩子的眼神看我嘛,我可没有随便诱拐少女哦,倒不如说,我是在拯救误入歧途的青梅竹马呢。”

    “青梅竹马?可是竹里她来自至冬国啊,你也是至冬国的人吗?”派蒙抱着胳膊,气势汹汹地质问。

    “至冬国……哎呀,那我倒不是,可幽篁也不是至冬国的人吧,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应该说她来自璃月才对。”温迪苦恼地回答,“乱说话说不定会有人生气的。”

    “可她叫竹里,你连名字都叫错了。”派蒙抓住漏洞继续质问,“你确定不是认错人了吗?”

    “在我小时候幽篁就失踪了,我也不清楚她为什么会改名字。”温迪说着,看了一眼旁边的人,“虽然怎么看都变了很多,甚至还成为了母亲……不过我才不会认错,我永远也不会认错她的。”

    而他口中的幽篁神情恍惚地摸了摸他的脸,温柔地叫了一声“阿芙”。

    真的不是在拐卖妇女吗,空按捺住了想要报骑士团的冲动。

    “不管怎么样,还请不要对别人的妻子动手动脚。”空最终还是把竹里从他手里拉回来,“既然有了孩子,她怎么看都是已经结婚了吧,就算是青梅竹马,也要有点分寸感啊!”

    “结婚……?你指的是这个吗?”温迪用手勾住竹里颈间的项圈,竹里不由自主地向温迪的方向倾倒,又被勒得咳嗽了两声,不等派蒙拍开他的手,温迪先收回来,他牵起竹里的手,她的手腕上是随着动作响动的铃铛,上面缠绕着一股黑气,那是之前还没有的,“怎么看,这都像是一场有预谋的囚禁,这么说来,应该报告西风骑士团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空无话可说,毕竟竹里现在这副恍恍惚惚的样子,呃,好像真的有点问题。

    “你不会想让西风骑士团抓我们吧。”派蒙偏过头,哼了一声,“我们可是救了竹里的。”

    温迪笑了两声,“放心,对于幽篁为什么变成这样,我有点想法,不会是你们做的。”

    她的颈圈上刻着一个名字,阿贾克斯,是至冬国的起名风格,大概也是让她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两千年前刚刚就任风神的他忙于改造蒙德的地形,为蒙德的居民打造至少能够生活的环境,对于幽篁一时疏忽,于是在某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她消失得突然又无声无息,同时消失的还有友人的尸体,幽篁拒绝任何人把他从她怀里带走,甚至温迪第一次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冰冷的色彩。

    在那之后温迪再没看见过幽篁,风里探听不到她的消息,她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温迪找过许久,甚至拜托了另外几位魔神,最后从岩神的口中听到了她的消息。

    “她和她的爱人一起离开了。”摩拉克斯是这么说的。

    温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摩拉克斯没有更加具体地说,他也只不过是知道摩拉克斯官方性地通知了他幽篁的死讯,他被突如其来地抛下,只能在日复一日的吟唱中想起那个任性妄为把他封为宠物又不负责任的抛下他的家伙。

    时隔两千多年,他的记忆都将要磨灭殆尽,在回忆中只能想起来那个孤独的背影,她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对他说过什么,他甚至都开始怀疑是否是他记错了,然而一切直到昨天为止。

    回头的那一瞬间,心头的悸动不是假的,尽管两千年没再见面,温迪却完全能够分得出来,这就是幽篁,就算她浑身缠绕着深渊的气息,就算她完全认不出他,就算他对她的所有回忆也只剩下那一双荒芜冷漠的翠绿色双眼。

    而此时,那个冰冷的名字忽然又变得鲜活起来。

    “阿芙,不要不开心。”

    现在被叫做竹里的少女凑过来趴在他肩头,语气温柔缱绻,如果她叫的不是阿芙就好了。

    在温迪把她带到身边的第一天,她尚且能够保持清醒的意识与他交谈,她同样自称竹里,对于自己的过去完全没有印象,甚至是她的颈圈上铭刻着的阿贾克斯这个人,她的世界里只剩下了她的女儿。

    她的……女儿。

    温迪想不通,幽篁那种性格,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容忍和别的男人生孩子,也完全想象不出来幽篁像母亲一样抚养自己女儿的画面,如果说她是被强迫的,可摩拉克斯当时明明非常肯定地对他说幽篁已经死去,在他的眼前,那他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少女从何而来。

    但不管怎样,她的身上一定有古怪。

    随着时间推移她的思绪逐渐恍惚,一开始还能乖乖地叫温迪,后面只会拉着他叫阿芙这个名字,上一秒刚刚强调过的话一眨眼的时间就会被忘得一干二净,说起话来也没有半分逻辑可言,她的记忆好像只有几秒,艰难地从她混乱的对话中能够推测出来的是,她变成这样的原因是没有像往常一样按时喝药。

    至于这药是用来治病的,还是用来让她生病的,结合她身上这堆近乎束缚意义的东西,温迪更愿意相信是后者。

    谁会把她害成这样,幽篁口中的女儿吗。

    她究竟经历过什么。

    带着这样的疑虑,温迪拒绝了那位旅行者和派蒙把幽篁带回去照顾的提议,而是把她带回了风起地,他休息的地方。

    他必须看着幽篁,或者说是,看守着幽篁,故人重见是一方面,她身上深渊的气息不容忽视。

    竹里不明白阿芙在想什么,只是看她抿着唇角,似乎有些不开心,她想了想,靠过去压住她的肩膀,亲吻她的唇瓣,阿芙说过,她很喜欢被亲吻的感觉。

    “幽篁……?”温迪愣了一下,不等他再说什么,竹里探出舌尖沿着他微微启开的唇缝挤进去,亲昵地勾住他的舌头,堵得他说不出话,甚至还必须帮忙扶住她,他们坐在树上,一不小心摔下去就糟糕了。

    竹里攀住他的肩膀,稳住自己之后手往下压在他双腿之间,她似乎也有些茫然,满脸无辜地问,“阿芙,这里为什么鼓起来了?”

    温迪一时语塞,无法解释。

    怎么看这都不是正常母女关系吧?!!

    有他的保护,竹里得寸进尺地坐到了他的腿上,坐在比较宽敞的树枝分叉处,危险倒也不危险,温迪被竹里捧着脸强行抬起来,  他的整个世界里只剩下了竹里的眼睛,她的眼睛里像是盛了一汪春水,情意绵绵,像是要把人吸进去,就连温迪都会恍惚片刻,他想起了在遥远的过去被深埋心底的回忆,以及那无疾而终的心意。

    他是喜欢过幽篁的,在那时,她代表的是他尚未企及的外界,她的周身缭绕着风墙之外的气息,然而毕竟是诞生不久的风精灵,他对人世情感感知朦胧,分不清那些复杂又炽热的情感,还没等得及了悟自己的心意,幽篁的身边就已经多了热情又开朗的友人,而他只好开开心心地呆在他们身边,把那点不明不白的酸涩心情埋在心底。

    他以为他忘记了。

    “阿芙,能抱抱我吗,像以前那样,这样你会开心些吧。”一吻完毕,竹里终于舍得放开他,唇瓣还是依依不舍地贴在一起,温迪感受到了她冰冷的呼吸,这不是一个活人应该拥有的,像是爱人耳鬓厮磨时的呢喃里充斥着情色的气味,这是温迪尽管活了两千年却从来也没有亲身实践过的领域,他束手无策,竹里却误解了他的迟迟不动,她歪了歪头,“要我来……吗?”

    她去解温迪的束腰和裤扣,温迪睁大眼睛,一时不知从何反抗,这地方稍微动一下太过激烈说不定要掉下去,可幽篁的手都已经摸到了那种地方,原本充血而膨胀的欲望被双手握住,冰得他浑身一激灵就要往后靠,竹里低头上下摸索一番,才后知后觉,“啊,阿芙,你把道具绑到身上了吗?好奇怪啊,还是热的,是给我看的惊喜吗。”

    半夜叁更黑灯瞎火,但凭借神明这不合时宜的夜视能力,他看到幽篁支起身子,半跪在他身上,有些摇摇晃晃的,看着就让人担心,温迪依旧扶着她的腰,一只手却被她牵下来,竹里掀起过长的裙摆叼住,更方便接下来的动作,她握着温迪的手往双腿间拉,那里早已是湿漉漉一片,甚至粘腻的透明汁液都已经沿着大腿的线条滴到了温迪的白袜上,打湿了一大片,他的手触碰到了泉源,内裤被她拨到一边,幽篁勾住他的中指往那一条渗水的缝隙摸索,压住缝隙顶部的一点硬核轻轻揉弄。

    温迪抿着唇,脸连着耳朵尖脖子根早就红成了一大片,没办法,就算是轻松自在的风神,也着实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啊,应该说看过,幽篁过往的经历丰富多彩,单说迭卡拉庇安的情人这一条就足够他学习了,但幽篁永远都是一副烦躁冷漠的样子,他以为她讨厌极了这样的行为,也更没想过有一天他会成为主角之一。

    现在在他耳边像恶魔一样发出淫荡的呻吟声的幽篁,是真实存在的吗,还是他漫长岁月中又一个梦?

    他喉结上下动了动,最终还是呼出口气,努力轻巧地笑起来,“不要着急嘛,幽篁。”

    实践经验不足也没关系,总归有陪他练习的对象。

    他动了动被勾住的手指,学着幽篁的动作绕着那一个小核来回揉弄,加了些力气,幽篁含糊不清地哼了两声,似乎是想让他轻点,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似乎对她来说是非常敏感的点,温迪无师自通地理解出完全相反的意思,反而用手指夹住那里搓揉,又推着幽篁的手指重重地往那里一压,顿时感觉到手下幽篁的腰像过了电一样颤抖着,而手指关节抵住的地方能够感觉到汁液的涌出,女孩子的那里都像泉源一样吗,还是只有幽篁是这样。

    像是掉进了陷阱里,手指被热情地迎接纳入,里面更是盈满了充沛的水液,四周是柔软的肉壁,温迪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曾经泡过的温泉,哎呀,那也不重要,重点是下一步该怎么办。

    竹里又往他的怀里挤了挤,抱得更紧了,嘴巴里黏黏糊糊地喊着阿芙的名字,温迪忍无可忍地堵住了她的嘴巴,完全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

    有点生气,到底是被做了什么啊,他认识的幽篁可不是会如此全身心地念着别人的存在。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怒气,幽篁对他的索取全然接受,还是说她自己习惯了,两双同样是翠绿色的眼眸相对着,距离不过几寸,温迪在她的眼里看不到自己的倒影,他只看到了满目的沉醉与在那之下埋藏更深的空洞。

    幽篁……真的还是幽篁吗。

    她牵引着他的手在她的身体里细致地探索,不断挤压着蠕动着的肉壁夹着手指,又反过来被手指上的厚茧剐蹭,他摸索到一点微小的凸起,在碾过这里的时候,幽篁的呼吸突然错乱了一瞬,温迪又返回来,重重地按了这里,幽篁的身体又是不稳地晃了一下,嗯……所以这里和刚才一样都是会让她变得很敏感的地方吗。

    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温迪终于从记忆里找到了那时的画面,是把这象征着男性的欲望的,从刚才开始就胀到不容忽视的大小的东西放到幽篁的身体里吗,这么窄的地方,真的没问题吗。

    温迪难得地迟疑,而幽篁看起来反倒是更加能接受的一方,她双眼迷蒙地看着他,唇角是在接吻时因无法闭合嘴巴而溢出的涎水,衣裙散乱,勉强遮着身体,与他印象里冷淡高傲的女人判若两人,她沾满了自己体液的双手握住了他的欲望,“阿芙,这个东西……要插进来吗?”

    淫乱陌生,但是完全无法拒绝啊。

    “幽篁,帮帮我吧。”温迪眨眨眼,软着声音可怜兮兮地请求,“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哦。”

    竹里甜蜜地笑起来,她爱怜地吻了一下“阿芙”沁汗的鼻尖,尽管连自己都有些气息不稳,她一手撑开自己的小穴,一边扶住“阿芙”不知道又是哪里搞来的道具,一点一点坐下去,长时间没有纳入过道具的地方相对着粗大的东西而言有些狭窄,尽管已经有了足够的体液作为润滑,进来也还是显得艰涩,温迪甚至能够明显感觉到那紧窄的甬道被逐渐撑开的过程,方才手指摸索到的湿热的肉壁似乎变得全然陌生,凶狠又亲昵地包裹着他的欲望,一点缝隙也没有留下,其间双方每一寸摩擦所带来的快感几乎可以用负担来形容,温迪不知不觉间掐紧了幽篁的腰,他的笑都变得有些勉强起来,“幽篁,这就是……做爱吗?”

    与自由自在地飞翔或者歌唱,或者得到无限量续杯苹果酒那种快乐截然不同的,沉重又充满着侵略感,几乎将理智侵蚀殆尽的,灭顶的快感,他从前完全没有体会过。

    显然对于幽篁来说也是这样的,他看得到她的脸上夹杂着痛苦与快乐的表情,连眼泪都快要落下来,“阿芙……也,唔,也感觉得到吗,阿芙……太大了……呜,好胀,呀啊——也很,舒服哦……”

    仅仅是紧密地结合就已经变成这样了吗。

    连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想要说的话被呻吟切割得支离破碎,呼吸这么简单的动作都不能顺利地完成,她仰起头,脖子上的颈圈更加凸显出来,以及那个名字,阿贾克斯。

    像是完全被标记了的所有物。

    或许是同样理智被欲望吞噬殆尽的缘故,温迪居然有了一种再给幽篁套上刻了自己名字的项圈,剥夺她的自由,把她彻底囚禁在他身边的荒诞想法,不,不对,当初明明是她执意要把他留在身边,他不过是在履行他作为一个“宠物”守护主人的职责。

    如果幽篁想要反过来也完全可以哦。

    在幽篁反应过来之前,他捏着她的腰开始上下套弄,像是硬要往不大不小的酒杯里倒入过量的啤酒,结局必然是溢出来流得到处都是,他的裤子完全被挤出来的汁液打湿了,但这个时候苦恼这些未免不解风情,温迪喘息着把这些奇怪的想法抛到脑后,忍耐的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在幽篁无力往后倒的时候,他一把捞住她防止他摔下去,然后在她的身体里留下了风的种子。

    会怀孕吗,也会和他生小宝宝吗,不如把那个阿芙忘了吧。

    他抬手将手指插进颈圈与脖颈的缝隙间,动用风的力量,将这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的颈圈卷得粉碎,露出了她自己留下深深印记的脖颈,以及针的痕迹,幽篁突然捂着喉咙狠狠地咳嗽起来。

    “可以再来一次吗,幽篁。”他软下声音撒娇一样地说着,却完全不给幽篁回答的余地,埋在身体里的欲望重新勃发,一次一次地抽插中带出来的汁液逐渐由清亮变成白浊色,直到最后东方既白时,幽篁软软地靠在他的身上失去意识,双腿间早已不堪入目,被填塞了太多体液又流不出来,以至于就连小腹都有些鼓起来,温迪刚一抽出欲望,一大股白浊色的液体立刻涌出来,与被过度使用而变成糜艳红色的花穴形成了灼目的对比。

    太糟糕了,但他终于有一点理解迭卡拉庇安了。

    温迪用自己的力量在她的脖子上绕了一圈,变成了白色的丝带蝴蝶结,他满足地喟叹一声,抱着她靠在树上安然睡过去。

    离今晚在天使的馈赠集合还有点时间,抓紧补觉!

    这篇是达达利亚支线番外,懒得搬前文了,将就看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