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焦糖戏 > 30
    汤桥刚刚升任副院长,一些交接业务还在进行中,演出场次也逐渐减少,更多的重心放在了院内工作上。

    刚开完会,汤桥顺便拐到剧场里,看看新戏巡演的排练进展。

    他现在没有时间排戏,所以这次巡演的男主角是冯皓,女主角依旧是昆剧院的当家闺门旦汪雅柔。

    他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台上的两位演员正在对戏,身上套着戏服。

    这回的新戏是史君兰的团队操刀创作的,根据南朝宋时所作的文言志人小说集改编,取十六国后秦西平长公主与明元帝拓跋嗣的故事,全新的剧情和唱词。

    说实话,汤桥对这出戏十分感兴趣,如果不是现在抽不开身,他一定要把这出戏给学下来。

    排练结束,汤桥给在场的演员们买了些水喝。

    汪雅柔脱掉戏服,从台上下来,接过他手上的水,微笑:“谢了。”

    “客气。”

    “最近怎么样啊?我们的副院长。”

    汤桥叹了口气:“还行吧,刚开始事情肯定多。”

    汪雅柔也惋惜地摇头:“可惜不能跟你一起演这出戏,这戏真的不错。”

    汤桥亦点头认可。

    近几十年来,昆曲也陆陆续续出了许多新编戏,但大都无法像传统戏那般屹立不倒,剧情和唱词太落俗套,戏迷接受不了。几乎都是过了这阵热乎劲,那些新编戏就直接封箱再也没拿出来过。

    这次的新编戏不敢肯定能多叫座,但戏本身的质量是十分值得认可的。

    “晚上一起吃饭去?你升官后还没庆祝过呢吧?”

    汤桥挠挠眉毛:“没必要庆祝,都多长时间了。而且我晚上还有事,下次吧,叫上冯皓他们。”

    “叫我干嘛呀?”冯皓坐在舞台边,笑呵呵地看着他们,“你们俩老搭档出去就行,别管我。”

    汤桥冲他皱皱眉头,眼神警告。

    后者抿住嘴巴,将头扭向一边。

    “你晚上还有工作啊?”

    汤桥摇摇头:“没,跟人有约在先。你们休息吧,我先走了。”

    把剩下的水分给工作人员后便离开了。

    冯皓跳下舞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跟汪雅柔说:“哎,我听说那天演出他是不是送一个小姑娘回去了?”

    汪雅柔坐了下来,低头玩着手机,随意应了一声:“嗯。”

    “你说汤哥是不是谈恋爱了?”

    “不知道啊。”

    冯皓煞有其事地点点头:“我估计是。人家那姑娘追得挺紧,汤哥哪招架得住啊?还免费给票,还把人领到后台,还……”

    “哎呀行了,你碎碎念没完啦?”汪雅柔隐去不耐烦的情绪,说,“晚上史老师要看排练效果,待会儿吃完饭赶紧再练练。”

    说完,就起身离开了剧场。

    冯皓憋住笑意,伸了个懒腰,叹口气:“哎呀,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哟~”

    已经走到门口的汪雅柔回头瞪了他一眼。

    -

    晚上公司临时加班,夏柠只能跟汤桥说约会时间推迟一些了。

    电话里,汤桥说:“没事,我等你,晚上有的是时间,下班了告诉我一声。”

    “嗯好。”

    辛宇笙组织开会,坐在会议室里,夏柠迫使自己集中注意力,把脑子里的粉红泡泡一个一个戳破。

    下了班之后,夏柠快步回到工位收拾东西,潘可欣见她一副归心似箭的样子,调侃道:“干嘛去?这么着急?谈恋爱啊?”

    夏柠拎着包已经跑到了门口,回头冲她笑得灿烂:“对啊。”

    随即转身离开。

    身后还没反应过来的潘可欣眨眨眼睛,嘟囔道:“又骗我呢?”

    出了公司门,还没跟汤桥联系,旁边突然就响起了喇叭声,吓了她一跳。

    路灯下停着一辆白色卡罗拉,驾驶车窗伸出一只手掌,朝她挥了挥。

    夏柠捂着心口拍了拍,走过去拉开副驾坐进去:“吓死我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汤桥递给她一份果茶,说:“没来多久。”

    “谢谢。”

    “不知道你爱喝什么,随便点了一杯,常温的。”

    吸管扎进盖子,夏柠吸了一口,樱花味的酸甜,满意地点点头:“嗯,好好喝。”

    汤桥提唇笑了笑。

    “对了,我们去哪?”夏柠凑近了斜眼看他,“不会真去酒店吧?”

    汤桥伸出手指抵着她的脑袋将她摁了回去:“少耍贫嘴,不是还没吃饭吗?带你去吃饭。”

    夏柠装作失落的样子:“啊?太老套了吧?”

    “……那你去不去?”

    “去去去。”

    -

    也不是第一次跟他一起吃饭,但今天与往常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眼前坐着的人已经是她的男朋友,是可以发生任何亲密行为的关系。

    角色已经转变,有些人的心思也开始不正经起来。

    看她拿筷子一直戳着碗里的鱼肉,也不吃,时不时抬眼偷瞄他。

    汤桥干脆放下筷子,盯着她:“想干什么?”

    夏柠慌忙抬起头,一副懵懂的模样:“嗯?没想干什么啊,怎么了?”

    汤桥倾身凑近她,声音压低:“看你意兴阑珊的样子,不想吃饭?还是说…想跳过吃饭这个步骤?”

    夏柠瞄了眼周围,轻咳一声,桌子下的脚碰了一下他的,说:“很明显吗?”

    他挑了挑眉。

    “那……走吗?”

    汤桥直起身,拿起旁边的餐纸擦了擦嘴巴,神情自若,冲她扬扬下巴:“把碗里的吃完。”

    停在公园角落里的车,里面的男女拥抱在一起,唇舌相交,难舍难分。

    两人都刚刚漱过口,嚼过口香糖,口腔里还有薄荷的余香。肾上腺素飙升,心跳越来越快,呼吸交缠中也愈发急促。

    夏柠忍不住笑起来。

    汤桥放开她,轻咬她的唇:“笑什么?”

    “笑你假正经,老和尚。”

    “我是陈妙常,潘公子。”

    夏柠躲着他追来的吻,说:“还别说,真挺像。”

    一边守着清规戒律不敢逾矩,一边忍不住对所爱之人心动,矛盾又苦涩。的确很像他。

    “汤桥,你喜欢我什么?”

    一个很俗的问题,她像大多数恋爱中的姑娘一样,都想知道答案。

    “年轻貌美。”

    “啧,肤浅。”夏柠蹭着他的下巴,“虽然你说得对。”

    “那你呢?”

    “有肌肉。”

    “啧,肤浅。虽然你说得对。”

    脑袋埋在他胸前,“咯咯”地笑着,动作有些大,她一侧肩带滑落,光洁圆润的肩膀在昏暗中染上朦胧情色。

    怀里的人还在蹭着他的脖颈,蹭得他心猿意马。

    说他是老和尚,但根本没老和尚的那种定力,月黑风高,孤男寡女,有一股想要得寸进尺的冲动,但又怕她会反感。

    从始至终,他都是由着她的意愿来,她现在想要的是接吻,而已。

    想要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汤桥寻了个话题:“待会儿想去哪?总不能一直待在车里吧?”

    夏柠从他怀里出来,想了想,说:“要不这样吧,你带我去你最喜欢的地方,下次我带你去我最喜欢的地方,我们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