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她是龙(GB) > 护短
    伊尔取了餐盘,有些呆愣地站在窗口。

    她似乎有点不太适应这种取餐方式,以前在圣克鲁斯读书时是自由取餐,各种面包点心饮料应有尽有,但在军团里大家的份额都是一样的,除了长官们偶尔能开开小灶。

    “你还打不打了,如果不要的话赶紧走开。”打饭的妇女不耐地敲着大勺子。

    伊尔看了眼餐盘里的菜色。

    因为叁年前的灾难,艾泽维斯失去了一大片肥沃的土地,各种粮食资源尤其是肉类在近几年都格外紧缺。尤其是在军团这种地方,上层的贵族们认为军队里这些五大叁粗能和魔物硬抗的家伙只要吃不死都没事。

    因此军团里的伙食实在说不上是好。

    “谢谢,这就够了。”伊尔取餐离开。

    膀大腰圆的打餐妇人嘟囔了句。

    每到饭点,军队里的男人哪个不是像饿死鬼投胎一样,竟然还有人对食物挑挑拣拣。

    军团是慕强的地方,而不是某些大小姐的生活体验基地。

    伊尔端着餐盘坐到相对僻静的地方,她下意识地挑捡出盘中的苦芹菜,却倏然顿住了手。

    之前这一直是卡洛斯做的事,他知道她讨厌哪些食物,总是不厌其烦地为她剔去并代替以其他食物,以避免她因为挑食而营养不良。

    但现在,这些都没有必要了。

    伊尔舀起苦芹菜塞入口中。

    果然,还是很苦。

    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军团里,伊尔的出现绝对是瞩目的,她的坐姿说不上板正,却自带一股无法模仿的气质。

    似乎是叫优雅。

    尽管伊尔一生都对所谓的王室礼仪嗤之以鼻,但这种耳濡目染的行为教化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

    军团纪律严明,餐厅禁止喧哗,但止不住荷尔蒙旺盛的士兵们对伊尔的讨论。

    “你吃相这么秀气是在学她吗?”一个男兵打趣自己的同伴。

    军团里不是没有女兵,但会选择加入军队的女孩大多出生低微,好人家的女孩哪会选择加入生还率极低的黑铁军团来谋前程。

    作为常年驻守永昼之地以对抗魔物的前线部队,黑铁军团的士兵淘汰率居高不下,军团里待够十年的老兵们哪个不是浑身伤病。

    那女兵听到打趣,脸色黑红,“要你管!”

    “那个女孩子和我们可不一样。”

    女兵咕哝,“哪不一样?”

    “你没注意到她的手吗?那是一双不曾劳动的手,我敢打包票,她是位贵族小姐。”

    “贵族小姐?!你开什么玩笑,哪有贵族小姐会到这里来?”女兵震惊,明显不相信。

    男兵神神秘秘地压低声音,“别忘了,圣克鲁斯被袭击了。”

    “可那些贵人小姐不是逃到亲属那里去了吗?”

    “也许战争可以改变一些东西……”

    窃窃私语的士兵们在看见身旁走过的人时,立刻噤若寒蝉。

    弗兰茨看着角落里仿若未闻的伊尔,若有所思,“你不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吗?”他们年少相识的时候伊尔就像只炸毛的小兽。

    或者说,她会加入黑铁军团本身就很奇怪。

    叁年前弗兰茨调查过伊尔的身世,她是卡斯特洛一位神秘侯爵的养女,与总督府独子交情匪浅,来到艾泽维斯后就读于圣克鲁斯。

    乍一看,她的身份就是一位简单到有些寻常的贵族小姐,但一位贵族小姐出现在黑铁军团本身就不寻常。就算是经历过圣克鲁斯之殇,但只要存活了下来,为何她不回归家族,回到卡斯特洛?

    海因斯没有回答弗兰茨的问题,只是径直前往窗口打包了一份特供饭菜——那是长官才能享受的福利待遇。

    用完餐的伊尔正准备回宿舍,却忽然被海因斯叫走了。

    办公室。

    伊尔看着眼前的酒罐,瞪大了眼睛。

    要是她记得没错,书记员只是军团长的属官,而并非私人随从。

    所以打酒什么的也是她要做的活吗?!况且这个点城内的酒坊也要歇业了吧!

    伊尔心口憋着一股郁气,眼前正在沉默喝茶的男人就是在刁难她吧!

    她深吸了口气,拎过酒罐,“好的,长官!”

    海因斯因她刻意的敬称而抬起头来看了眼她,却只看见伊尔踏着很重的步伐离开的背影。

    等到伊尔拎着满当当的两罐酒回来的时候,海因斯却不在房间里。

    办公室里只站着一个白发红瞳的女孩子,看起来还未成年,长得十分乖巧可爱。

    伊尔愣了下,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白夏,这一期新兵你来带。”

    突然,海因斯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伊尔登时回过头,差点撞上去,海因斯不禁瞥了眼她。

    “知道了。”只见那个娇小的女孩拿起桌上的新兵名册,操着一口大叔音,“希望今年不全是一些愚蠢的杂鱼。”

    伊尔:“……”

    她惊讶地看着名叫白夏的女孩走出门,愣愣道:“她就是负责新兵训练的士官吗?”

    “白夏是军团最优秀的重剑士。”海因斯似乎知道伊尔在想什么,“别被她的外表欺骗,必要时用对待十级魔物的态度对待她。”

    伊尔:“……”11军果然都是怪胎。

    她扬扬眉,放下酒罐,“酒打来了,请问长官,我还需要做什么?”

    海因斯翻着手里的名册,头也没抬,只指了指桌旁的餐盒,“带走。”

    伊尔青筋隐跳,所以她还负责倒垃圾是嘛?

    “今天你可以下班了。”海因斯喝了口水,却见伊尔气冲冲地'是'了句,转身就走。

    夜晚时分,士兵宿舍。

    一道纤细的身影两指勾在门框上做着引体。

    “什么啊……那个家伙……”

    “哈……混蛋!”

    “传令官又不是随从……可恶!”

    女孩四肢纤细,看起来毫无力道,但引体的动作却十分迅速且标准。

    做完五组训练,伊尔跳下地,用毛巾擦了擦汗。

    她躺倒在床上喘着气,暗自磨了下牙,又爬起来打了一套拳。

    端着洗漱盆进来的妮可看着对着自绑沙袋又踢又踹的伊尔,疑惑地歪了下头。

    不过好像很久没见到主人这么有活力了。

    她放下盆子,看到桌下垃圾桶里丢着一份餐盒。

    蹲下身收拾时却发现餐盒内是整齐的饭菜,荤素兼具,还有精致的糕点。

    妮可:“?”

    *

    第二天一早,伊尔神清气爽地到总部大楼报道。

    还没进到办公室,就被科恩拉住。

    “奥威尔司令找你。”

    伊尔看着眼前这位乐呵呵的老好人,有点惊讶这就是黑铁军团的总军长兼领第一指挥官。但她还是恭敬地行了个礼,“司令好。”

    乔治.  奥威尔出身平民,后来跻身新贵族行列,素来平易近人。

    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下眼前的少女,笑呵呵:“伊利坦?你就是海因斯新任的文书抄写员。”

    “是的。”伊尔瞥见奥威尔手里拿的一份报告,正是昨日自己誊抄的那份……难道是出了什么差错吗?

    正当她思索时,奥威尔忽然问道:“你是哪里人?”

    “报告司令,我来自西斯科区的南城农庄。”

    “那你经历过叁年前的那场灾难?”

    伊尔垂下眼,“是。”

    奥威尔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只是将手中的报告递给伊尔,“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来到这里,既然想隐瞒身份,下次就注意一下自己的字体。”

    伊尔一愣。

    她看着笑眯眯的奥威尔,喉咙有点发紧,“司令,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奥威尔眼神一深,“孩子,你的字写得太过漂亮了,你是个贵族吧?”

    伊尔猛地抬起眼。

    “普通平民能识字会书写就不错了,会花费大功夫钻研书写花样的人只有喜欢风花雪月的贵族们。”奥威尔交迭起手,似乎有些苦恼,“虽然不知道你来这里的原因,但进了黑铁军团即意味着有为人类献身的觉悟,然而如果一个贵族小姐死在这里还是很麻烦的。”

    伊尔忙不迭出声,“奥威尔司令,我已经不是了,请让我留在这里!”

    “那就告诉我你的姓氏,起码这种大事我得向你的家人确认。”

    伊尔一怔,而后低下了头,“已经……没有家人了。”

    “这样么……”

    奥威尔摸摸下巴,“既然这样,也就只能同意了。”

    伊尔:“!”

    “抱歉孩子,提起了你的伤心事。现在你可以回去了。不然某个人可要过来了,毕竟他可是很护短的。”

    就在这时。

    “砰——”门被踢开。

    突如其来的响声把人吓了一跳。

    奥威尔给了伊尔一个眼神。

    “你来了,海因斯。”

    海因斯扫了眼一旁垂首默立的伊尔,“一声不吭地带走我的人,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例行慰问。毕竟当你的文书员是件很辛苦的工作,要从你那堆像狗爬一样的鬼画符里辨认出‘字’,比在黑暗森林里找魔物还要困难。”奥威尔推开椅子站起身,“不过下次你真得换个进门方式了  ,不然我想你这个月的工资大概只够修我的门。”

    海因斯没理会他。

    伊尔跟着海因斯走出奥威尔的办公室,低着头想事情,刚才总司令可怕的洞察力让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突然,她感觉到海因斯停下了脚步。

    伊尔眨眨眼,“抱歉军团长,是我的抄写失误……”

    她还没说完,就被海因斯冷着脸打断。

    “这种明显的谎话就不要说了,那家伙可不是有这种闲心的人。”他顿了顿,“算了,他找你做什么和我也没太大关系,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文书抄写工作就好了。”

    伊尔暗自嘟囔‘是是’。

    *

    传令官的事务意外得繁忙,等伊尔反应过来,天边已经擦黑了。

    她打了个哈,从繁冗的文书报告里抬起头,看见一旁的海因斯正在闭目养神,他习惯性地抱着手臂眉头微皱。

    伊尔支撑着下巴,看着他。

    连睡觉都摆着张臭脸……因为天生童颜的原因,男人看起来顶多二十出头,眉眼算不上多好看,却意外得清秀——只要他不开口说话。

    童颜巨凶……伊尔不由抿嘴偷笑。

    “你在笑什么?”

    海因斯冷不丁睁开了眼。

    伊尔立马撤下嘴角的弧度,恭敬地起身请示,“我已经把今天的报告抄完了,如果可以的话……”她的目光落到海因斯手中捏着的文书上。

    海因斯看着手里一字未动的报告,垂下眼。

    伊尔识趣地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接过来帮忙书写。

    等工作全部处理完,天色已经全黑了。

    伊尔抻了下手臂,正在活动脑袋,就听海因斯说道:“下个月军团就要启程返回永昼驻地。”

    伊尔顿住动作。

    海因斯:“你也一起去。”

    “啊?”伊尔惊讶。

    按道理,属于文员的书记官只有在战时才需要上前线,所以她已经做好了留守王城的准备。

    “你不愿意?”海因斯看她。

    “不。”伊尔下意识回答。

    “那就做好准备。”海因斯迅速结束了话题,伊尔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事情进展得比预期中要顺利,她本以为自己得在军团扎根几年,才能得到机会去往白墙据点。现在能尽早去往永昼之地,对她来说当然是再好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