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蝴蝶效应 > 二二八、叫声‘老公’,一起高潮
    展赢的眼神炽热而又凶狠,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已经高潮到魂飞魄散的杨悠悠,他的额际因为猛劲的蓄力而暴起青筋,再把她操得禁不住蹬腿挣动时,伏身吻上她淫哭啜叫的红唇,长舌突入檀口中大肆掠夺她的甘甜。

    杨悠悠满是泪花的桃花眸又要上翻,而少年飞快激耸的腰身已然连成一片虚影,酸胀的快感在她的小屄里像没有了尽头。

    绞颤挛抽中的小嫩穴咬着少年的大鸡巴不肯松口,展赢被她拼命吸裹的心荡魂迷,除了狠狠地操她,残忍的将她攫为己有,他已经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比这更加重要了。

    杨悠悠的眼前全是白光,偶尔闪过炫彩也炸亮的她辨不清是什么颜色,她搂着少年的脖颈浓郁回吻,被迫承受他霸道卷绕的小舌已经忘了怎么收回口中,灼烈的呼吸相抵相融,让首次交心的两人更加情动。

    展赢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纵使再疯再狠,当心爱的女人对他报以同样热情时,那奔腾的酥麻一下就抓紧了他的头皮,紧实的臀部猛力摇摆,狂猛地把快要射精前的那一段疯狂全部再提上一级。

    “悠悠……悠悠……恩……要射了,我又要射了……”激速交合中的性器激起令人欲罢不能的甘美尖戾酸痒,展赢将大龟头故意对准肿芯狂顶狠操。

    “呜呜呜……射……啊……快点射……啊啊……不……呜……不要一直操那里啊……展赢……饶了……饶了我……”杨悠悠被操得全身绷紧,可那娇淫的哭啜求饶在这时候无异是火上浇油,少年压紧了她的膝窝,更加狠辣激戾的重捣蛮撞,每一记都好想恨不得将她操穿,更恨不得将那两颗饱硕的卵蛋都干进她的小屄里去。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高潮了几次,只知道酸麻激痒的小屄从登顶高潮的那一刻起就被锁定在了焚身蚀骨的凛冽快感中不许消退,情欲迷离时,她甚至能感觉到少年棒身上盘绕的青筋在以一种怎么样放浪的姿态刮蹭着她的媚肉,强烈的尖刻酥痒把她逼得泣不成声。

    要被他操死的可怖感觉让杨悠悠胆破魂惊,酥炸的电流窜遍她的全身,她尖叫一声,无计可施下病急乱投医,在哆嗦着即将再历高潮时,她的心理防线彻底被这种噬骨的快意击垮,双臂紧紧搂住少年,挺起小骚屄迎上他最为激情时刻的撞捣,“啊啊……呜……好舒服……小屄好舒服……啊啊啊……展赢……用力操我的小屄……呜呜……射给我……老公……把精液射给我吧……啊啊……”

    “恩……你叫我什么?啊……悠悠——”展赢扯着嘶哑的嗓子低叫一声,瞬间的巅峰快感从耳根一直炸到了脚趾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抱紧了身下女人,雾气满溢的媚眼中绚烂的五彩光芒顷刻崩裂,令他在激狂中颤抖不已,气势汹汹的狰狞鸡巴在全速全力的冲刺中突然爆开了今天的第二发浓精!

    刚刚才高潮过的嫩肉在少年最为激烈的肆虐下变得更加敏感,骚芯鼓胀而起,根本经不住一丝一毫的刺激,当热烫的大股浊精喷发之时,杨悠悠也高亢的浪叫一声,死死搂住展赢的脖颈,哭颤着到了顶峰,潮液接连射出好几股,打湿了少年的胸膛,也撒了她满腹满胸口的情汁骚液。

    同时登巅的两个人气喘吁吁地紧抱在一起,即使是余韵中也仍不肯停下的少年一下一下碾刮着女人挛缩中的嫩穴,杨悠悠情不自禁的蜷起了脚趾,嘤嘤啜泣着绞紧了颤抖的媚肉。

    “恩……悠悠,你舒服吗?还有,嘶……你刚才在高潮的时候叫我什么?”展赢在娇肉全肿的紧穴里持续抽插,女人的小屄被他操得太狠了,所有藏于褶皱里的敏感点全被撑了出来。

    杨悠悠在少年所制造出的不紧不慢的磨人快感里不肯出声,乱掉的喘息里带着颤,藏在花唇间的翘立阴蒂也被他尚在发育阶段的耻毛搔弄着,她扭动身体想躲,却突然被少年狠撞了一记,当即挺缩了一下小屄,轻泣出声。

    “老婆……”展赢借着她不肯露脸的羞藏姿势,贴近她的耳畔邪气低唤,同时半硬不软的肉棒又是耸挺一撞,“以后老公天天给你舔小屄,先舔哭你,再用鸡巴操哭你……好不好?”

    杨悠悠正在心中埋葬那一秒钟不看回顾的自己,忽被撞散了思绪又听见少年连同亲吻一起印在了她发际线上的灼灼蛊惑,回魂的代价太大了,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刚才是如何在他的身下骚浪过头,又是如何故意诱他射精,臊热的脸颊更不敢露出去给他看见,只能更加搂紧手臂,不许他从她的肩窝里抬头。

    “悠悠,你还想怎么可爱?”少年弓起的脊背已经有了健肌的痕迹,紧收的腰身毫不懈怠的往女人的嫩穴里送进爱意,直把身下羞赧透粉的娇躯顶得不住轻颤,却仍不愿放过她,“你不叫我吗?恩?像刚才那样叫我‘老公’啊……”

    磨人又炙热的年轻肉棒把淫浪又成熟的小骚穴搅操的又酥又软,杨悠悠躺在他身下咬紧了唇瓣强忍着不肯出声,可她知道自己已经逃不掉了,又根本放不开矜持跟年长者的薄面,只能抑着颤抖的哭腔小声抗议道,“闭嘴,你、再乱说话,我……”

    “好……”少年打断了女人话音,他不在意她想说什么,他在意的是她会不会突然后悔,在意她会不会突然魔障了把刚才发生的所有事都一票否决,所以他害怕她的沉默不语,害怕她不跟他说话,现在她开了口,他就终于能开心的笑出声了。

    展赢低低闷笑两声,狠狠地把她搂进怀里,侧过头不断在她耳畔脸颊落下灼热又黏着的吻。嘶嘶哈哈的亲昵声音燎的杨悠悠脸红心跳,连带那个紧吮少年肉棒的小屄也缩啯起来。

    “悠悠,你好香,好美……我不能没有你……真的,没有你我一定会疯的……”他热血上头,只觉得这世上再没有比杨悠悠更加完美的人了,脑中想到要与她分离,想到再也触碰不到她,想到自己被留下,还不知道要再孤等多少个年月,他就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