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巧不成爱 > 第19章
    不过,大家倒是很积极的参与运动会,因为不管是什麽运动项目,到最後一定会演变为运动暴力,甚至集体大暴动,那真是好玩极了!

    当然,在校庆前就已经先举行过预赛了,所以,校庆当天就是最紧张的决赛,在这天参与决赛的学生几乎要抱定视死如归的觉悟,而且要有头破血流,甚至断手断脚的准备。到最後,要看哪一边能够好好的站在场上的人最多,就算哪一边赢了。

    真是有够另类的输赢法。

    不过,青阳的运动会也是校外人士最爱参观的活动,想想,能够亲眼见到真正的暴力运动,真正的暴戾残酷,真正热呼呼、红泼泼的鲜血,而且还是合法的暴力,这种机会可是不多的。

    看来,人的本性非善亦非恶,而是残忍才对。

    所以,青阳的女生都不会参加,甚至於连旁观加油都不敢,那天可以说是青阳女生的集体公休日。只有那些校内兄弟的马子,她们不但爱看,而且还会威胁她们的“男人”,要是输了,她们就要换床伴了。

    小舞也来了,因为倪宸也有参加比赛,她不能不来。

    “你到底参加几种比赛呢?”第一次见到倪宸穿运动服,小舞感觉很新鲜地在他前面走过来走过去,看过来看过去,觉得他穿运动服的样子特别帅。

    “两种,上午篮球、下午足球。”倪宸坐在一楼的围栏上,脑袋也跟著小舞转过来转过去。“你到底在看什麽?”

    小舞站定了!就在他正前方。“我第一次看你穿体育服装嘛!你这件体育服到底穿过几次?”

    倪宸耸耸肩。“刚好一年一次。”

    小舞噗哧失笑。“跟我想的一样,只有在参加运动会的时候才穿,对吧?”

    倪宸没说话!迳自从裤袋里摸出香菸来抽,小舞又好奇十足地歪著脑袋观察他。

    “我看过你抽菸,但是又不常看见,你到底喜不喜欢抽菸呢?”

    倪宸深吸一口,吐出。“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习惯了。可是,我会尽量不在你面前抽,因为你看起来好像不太喜欢菸味的样子,每次我抽菸,你就皱眉。”

    小舞笑了。“错,我很习惯菸味,因为我爸爸的菸瘾很重,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习惯了。可是,我觉得抽菸对身体不好,所以你一抽菸,我就忍不住会皱眉。”

    “这样啊!”倪宸弹了一下菸灰。“那我以後在你面前就可以不必顾忌罗,”

    “又错!”小舞很严肃地比出成龙“拒吸二手烟”的手势。“本人拒吸二手菸!”

    倪宸也笑了,还故意深吸一口,再对著小舞的脸用力吹过去,小舞立刻不高兴地皱起整张脸。

    “好啦!我会尽量少抽就是了。”倪宸忙道。

    小舞哼了哼。“这还差不多!”而後来到倪宸旁边,靠在围栏上望著人山人海的操场。

    “倪宸……”

    “干嘛?”

    “你大概毕业没多久就要去当兵了吧?j“八成是。”

    “两年吗?”

    “一年十个月。”

    小舞皱皱鼻子。“还不是差不多。”

    “差多了!”

    “那你会到哪儿当兵?”

    “我哪知啊!”

    小舞沉默了一会儿。

    “那你放假时,我可以去看你吗?”

    “如果是在本岛的话。”

    “我可以两天写一封信给你吗?”

    “一天一封我也不排斥。”

    小舞忽然叹了口气。“两年好长喔!”

    倪宸捻熄香菸,继而探手将她揽过来贴在他的大腿边,她的头顶刚好齐他的锁骨。

    “你会兵变吗?”

    “你会给我黄袍加身吗?”小舞斜睨著他反问。

    倪宸用力搂了搂她。“你敢兵变的话,我就杀了你!”

    小舞滑稽地吐了吐舌头。“那我就不敢了。”

    倪宸又掏出香菸来了,小舞也忍不住皱起眉心。

    “干嘛又抽啊?”

    倪宸先点了菸,吸了好几口後,他才慢吞吞地说:“不晓得为什麽,今天一大早起来,我就觉得今天好像会发生什麽事似的,总觉得心情有点浮躁。”

    小舞扯出一脸的假笑。“怕输啊?”

    “哪里会输啊?这边的人可从来没输过!”倪宸傲然道。

    “你好蹋喔!”

    倪宸又笑笑,继续抽菸。

    “倪宸……”

    “嗯?”

    “听说冠军有奖品的是不是?”

    “是啊!”

    “什麽奖品?”

    “泡面一箱。”

    小舞一脸的愕然,随即爆笑了出来。

    “泡面一箱?就为了泡面一箱,大家打得头破血流?真是呆呀!”

    等她笑得差不多了,倪宸又加了一句。

    “而且是科学面。”

    三秒的窒息後,小舞益发狂笑不已。

    “天哪!科……科学面?天……天哪!”

    倪宸吸了一口菸,悠哉悠哉地仰天吐烟圈。

    “这就是青阳之所以迷人的地方啊!”

    打篮球并没有什麽发挥暴力的机会,除非互相挑衅,正式扭打起来。

    但是,足球赛却是百分之百施展暴力艺术的最佳良机,粗暴的後果,可以预想得到会有多凄惨的结局。所以,小舞一开始就没打算要看,她早就计画好了要趁这个机会去买倪宸的圣诞礼物,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回来,大概刚好赶得上闭幕典礼。

    可是,当闭幕典礼都结束了,小舞却没出现在双方约好的地点时,倪宸心中的不安立刻窜升至最高点。

    但过没多久,就有个人送了一封信来给他,他认得那个人,是解散的银狼帮成员之一。

    他先深吸一口气,再拆开信来迅速浏览了一遍,而後强自冷静下来思索片刻,随即跑到车里,拿出小舞新买的手机打了一通电话,之後就钻进驾驶座里,疾速离去。

    同一时刻,土城靠近三峡的山边有一整排的废弃工厂,或者因为迁厂到大陆,或者是因为经济不景气而维持不下去,那儿就变成流浪汉,或是不良少年的聚集场所,因为工厂内还留有一些废弃但可用的发电机,只要加些汽油就可以发电了,所以是一个既隐密又方便的场所。

    其中的一家废弃工厂就是过去银狼帮的集合点,小舞也就是被绑到这儿来了。她被扔在一张里“得让人想吐的弹簧床上,愣愣地望著双手抱胸的金丽子。

    “为什麽,你不是喜欢倪宸吗?为什麽要这样害他?”小舞不解地问。“难道你根本不是真心喜欢他的?”

    金丽子嘲讽地撇了一下唇角。“我当然是真心的,而且是唯一真心的,但就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不能原谅他!当年我十五岁,他十三岁!那时候我就跟著他了,不管他如何冷淡的对我,我始终跟在他身边。却没想到他竟如此轻忽我的感情,我这辈子唯一真心执著的感情,他居然连多看一眼也不愿意!”她咬著牙吐出最後一句,然後停了一会儿。

    “人家说爱与恨只差一线,现在我已经越过了那条线,我不再爱他了,我恨他,我要看到他受到惩罚,让他知道被伤害的痛苦有多深!”

    小舞垂眸想了一下,随即抬眼再望著金丽子毅然地道:“这样好不好?我离开他,但是你要帮他,不要让他受到任何伤害,这样可以冯?”

    金丽子闻言,怪异地凝视小舞好半天。

    “你呀,真不晓得你是真的那麽善良无私,还是太愚蠢了,哪有人那麽简单就把喜欢的人让给别人的?要是我,就死扒著不放,就算他会死,我也跟著一起死就是了嘛,可惜我连想跟他一起死的机会都没有,他要是不要我,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要我的;而你才是他要的,就算打死他,他也要把你留在他身边,所以,即使你想让给我也是没用的!”

    “可是……”小舞担忧地望着敞开的厂房大门,她希望他不要来,却又确信他不会不来。“难道你真的愿意看到他受苦吗?”

    金丽子别开眼。“我就是想看,没有看到他受苦,我心里就不能平衡,我会继续痛苦下去,我可不想那样一辈子!”

    “太夸张了吧!一辈子?j小舞不服气地偷觑著站在厂房门口的于有泽。“才多久而已,你还不是就跟那个大猩猩开始交往了。”

    “不,你错了,”金丽子轻蔑地瞟一眼大猩猩。“我们只是互相帮助、各取所需,他帮我报复倪宸,我帮他重组银狼帮;他抚慰我的心灵,我满足他的肉体需求,等目的达到之後,我们会很乾脆的一拍两散,这是我们早就说好的。”

    小舞呆了呆。“你……不会吧!你……你跟他上床?”

    “那有什麽好惊奇的,”金丽子满不在乎地说。“我十二岁的时候就不是处女了!”

    太……太夸张了吧!十二岁?

    “总而言之,你就忍耐一点吧!反正我们不会弄死他,只会让他半生不死的,在我们面前跪下磕头道歉,再交出银狼帮的信物,这样我就觉得可以了。不过他嘛……”金丽子嘲讽的眼神往于有泽那边瞄过去。“他可能还会多要一点利息。据我所知,他有个习惯,只要是被他打败的对手有女人,他就会要对方的女人陪他睡一晚……”

    小舞噎了口气,双眸因惊吓而撑得老大。

    “干嘛!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你还是处女吧……咦?你真的还是处女?啧啧啧!稀有品种啊?那也没办法了,只好让倪宸委屈一点罗!”

    不……不会吧?!

    早知道就先把自己交给倪宸了!

    小舞懊恼地跪坐在弹簧床上,歪著身子往外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