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巧不成爱 > 第18章
    倪宸又瞥她一眼,然後把手伸长过来握住她。“我早就把他当父亲看了。”

    小舞似乎松了一口气,她反握回去。“有爸爸真好,不是吗?”

    倪宸微微一笑,不再说话了。他明白小舞的意思,她是在暗示他,不需要羡慕别人有父亲,因为他也有程叔。

    不过,现在要担心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他到底该如何摆脱于有泽的纠缠呢?看于有泽的样子,并不是那麽简单就会放弃的人,他也不太可能能够躲于有泽躲到毕业,那麽……

    要跟于有泽打吗?

    真的是很无聊的事,但是,他似乎非跟于有泽“决斗”不可了。

    只希望于有泽输了之後能够死心。

    不但不能死心,而且更严重了!

    很光明正大的一对一“决斗”,结果不到五分钟,于有泽就倒地不起了,而且最气人的是,倪宸始终是左手插在裤袋里,只用一只右手搭配上两条腿就轻轻松松地解决了于有泽,这简直是……简直是……

    太侮辱人了!

    这种事绝对不能就这麽罢休,否则他还怎麽见人哪!

    所以,于有泽後来又找倪宸打了两次,结果都一样——“死”得很难看!唯一的“成果”是,在背後藐视他的人更多了!

    不!他绝对不能容许这种状况再继续下去了,他一定要解决掉倪宸,让大家知道他才是青阳的老大,无论是用什麽办法,他非得亲手解决掉倪宸不可!即使是不择手段也行,只要做得漂亮,没有人会知道他是如何解决倪宸的,只会知道倪宸是败在他于有泽的手里!

    不过,他得先好好计画一下才行,他有预感,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一次不成功的话,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下一次!不是倪宸跪在他面前求他饶命,就是他跪在倪宸面前再也爬不起来了!

    快圣诞节了,每次一出门,小舞就很专心地注意经过的店面,苦思要送给每个人的礼物。这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经过上一次的事件後,小舞也谨慎许多了。

    反正礼物一定要是他们喜欢或想要的!至少不能是完全没有用的东西,而价钱方面不能太贵,也不能太便宜;不能太精致,也不能太粗糙;不能大实用,也不能太不实际;不能太华丽,也不能太简朴;不能……

    天哪!这怎麽选啊?

    愁眉苦脸地叹了一口气,小舞无意识地玩弄著发辫,两只眼睛还是往车窗外不停地搜寻著。

    倪宸瞥她一眼。“叹什麽气?”

    “没有啊!”小舞言不由衷地回答。

    “那在想什麽?”

    “没有啊!”

    停了一会儿,倪宸又开口了。

    “你知道你有一个很有趣的习惯吗?”

    “什麽?”小舞随口问,依然是心不在焉。

    “当你有烦恼的时候,你就会开始卷辫子,而且越烦恼,卷得越厉害。”

    两只手立刻停住,视线再往下移,“咦?真的耶!奇怪,我自己都不知道ㄋㄟ!”小舞惊叹道。

    眼角又瞥了她一下,“小舞,你为什麽头发留那麽长,却又不放下来?”倪宸好奇地问。

    小舞又重重地叹了一日气。“因为我的头发又黑又亮,留再长也不会分岔,是我全身最漂亮的地方,所以,我才特意把它留长,希望身上至少有一个值得人家称赞的地方,可是呢……”她苦笑。

    “长头发真的很不方便耶!不但洗起来费事,而且容易打结,要是放下来的话,你都不知道有多容易勾到人家的扣子啦!拉链啦!背包啦!手表啦什麽的,然後人家就会骂我留那麽长的头发干什麽?所以,我只好绑起来罗!”

    “原来是这样,不过……”倪宸往後视镜瞄了一下,再把车子驶入路边停车位,然後趴在方向盘上往她这边看过来。“你头发放下来的时候真的很漂亮呢!我记得曾经看过一次,那回可能是因为你的头发是绑过之後再打散开来,所以,长长的头发好像波浪一样包住你整个人,猛一眼看过去真的好漂亮,好像小精灵呢!”

    “咦?真的吗?”小舞喜悦地轻呼。“那我有时候也把它放下来好了。”

    倪宸微笑道:“我们约会时你就放下来,我会保护你不会去勾到别人的。”

    “好啊!可是……”小舞困惑地瞧了一下外面。“我们干嘛停下来呀?”

    倪宸伸手抓来小舞的辫子,好玩地用发尾刷著自己的嘴巴。“你不是想买礼物吗,所以我才停下来,让你下去好好的逛一逛罗!”

    “耶?我都没说耶!你怎麽知道的?”小舞好惊讶地叫道。

    倪宸把发尾拿过去刷了一下小舞的鼻子。“都写在你脸上啦!”

    “咦?有吗?”小舞摸摸自己的脸。“你唬我!”

    “少蠢了,当然是唬你的!”倪宸笑道。“好了,快下车吧!门我来锁。”

    於是,小舞先下了车,而倪宸锁好门後,才绕过车头来到她身边,却发现她盯著马路对面直发呆。

    “你怎麽了?看到什麽想要的束西了吗?”

    “不是、不是,我是……”小舞疑惑地低头想了一下。“那个……我好像看到金丽子耶!”

    倪宸也往对面车道望了一下。“那也没什麽啊!这里是闹区嘛!谁都有可能会来啊!”

    “可是……”小舞更迟疑了。“她好像跟大猩猩在一起耶!”

    倪宸愣了一下,笑容倏地消失了。“你说什麽?金丽子和大猩猩在一起?你会不会看错了?”

    “我简直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嘛!还有大猩猩,那是他没错,他的脸我就看得很清楚了。”

    “这样啊……”倪宸想了一下。“好,我知道了,回去我再打电话去问章文,看他知不知道金丽子最近在干什麽。现在,我们还是先逛街吧!”

    三个多钟头後,小舞和倪宸提著大包小包的回到家里,除了倪宸的份还没买之外,其他人的全都买好了。但是,倪宸的礼物她打算自己另外找时间去买,这样才能给倪宸一个意外的惊喜。

    唉——陪女人逛街真累!

    倪宸抓了客厅的无线电话回到房里後,就瘫痪在床上了。

    比打一场架还累!

    他暗忖著按下章文房间里的电话,好一会儿之後才有人来接!而且,一开口就是两字箴言加上三字经。

    “妈的,是哪个混帐王八蛋,我在洗澡耶!就不能待会儿再打啊!”

    “我看你是在泡澡泡得睡著了吧?”倪宸阖上眼懒懒地说。

    “咦?倪宸?是你啊!好意外,你很少打电话给我的说。干嘛,有事吗?”

    “嗯!你知道丽子的近况吗?”

    “耶?你问丽子啊!不知耶!我好久没跟她联络了。你问她干嘛?不怕你马子吃醋啊?”

    “为什麽你讲话总是那麽白目呢?”倪宸不耐烦地说。“我问丽子当然是有原因,小舞不会乱吃醋的。”

    “啧啧啧!终於公开了吗?你终於肯承认小舞是你马子了吗?以前还信誓旦旦的说她只是你学妹呢!真会装傻呀你!”

    倪宸翻个白眼,随即身子一转,改为趴在床上。

    “少罗唆了,说正经的吧!你真的不知道丽子最近在干什麽吗?听来的也可以。”

    “确实的我是真的不知啦!可是听来的可就多了,譬如她现在好像跟一个长得很像大猩猩的男的走得很近,所以我就很奇怪了,她怎麽可能会去看上那种粗鲁型的男人呢?不会是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了吧?”

    大猩猩?难道他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

    “还有啊!听说丽子还带著那只大猩猩到处去找以前银狼帮的成员,好像是想再把他们集合起来成立新帮派的样子。”

    新帮派?

    如果是真的,那就难怪他们会在一起了,丽子喜欢的是“老大”,有人愿意让她成为“老大的女人”,她欢迎都来不及了。不过,这样一来,情况就变得很讨厌了,好不容易才让银狼帮解散,现在却又……

    “而且我还听说,在他们成立之前,他们会去找你要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

    难道是那个?

    “所以,我想说你最好也要小心一点比较好,虽然我是前任帮主,但那个东西是你的,也一直都在你身上,所以,他们不会找我,只会找你。”

    哼!已经找了n次啦!

    “我知道了,那边我会注意的,再来呢……”倪宸缓缓地道。“我想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如何?应该还可以吧?”

    “马马虎虎啦!刚开始是满单调无趣的,可不知道怎麽搞的,现在居然还觉得满有挑战性、满好玩的呢!”

    “那就好。”倪宸放心地吁了一口气。“好,那就这样了,有空我再找你。”

    一放下电话,他又翻回身来,双手枕在脑袋底下,开始仔细思考。

    那个家伙是真的想重组银狼帮吗?

    看样子,无论他想不想管这档子闲事,他都脱不了身了,因为那只大猩猩想要那个东西,而他是绝对不可能给出去的,那可是爷爷亲手做出来,在他七岁生日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所以,要是真躲不过了,他也只好跟那只大猩猩卯上了!

    在圣诞前先是青阳的校庆,一般来讲,校庆大概分为两大部分,一个是运动会,一个是园游会。当然,园游会是最受欢迎的项目,但青阳从好几年前就不再举办园游会了。

    理由很简单——一定赔本!

    无论各摊位赚了多少钱,到最後一定会被学校里的流氓学生给抢走,结果是不但没赚,甚至连本钱都要不回来,那才真正是血本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