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巧不成爱 > 第7章
    “但是,我觉得她好像比我看得开,是个很单纯开朗,却又很胆小的女孩子,看起来很好欺负的样子,几个月前还差点在学校被人给轮暴了,所以!我只好出面替她摆平那些麻烦家伙。”

    “是吗?你在……保护她吗?那麽……”程叔若有所思地盯著倪宸的侧脸。“她就是为什麽你最近显得比较温和的原因罗?”

    倪宸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下,随即又继续。“也许是吧!”

    程叔欣慰的笑了。“既然如此,也不一定要过年时才能来呀!放假时,她一个人一定会很寂寞吧?叫她随时都可以来玩嘛!”

    “我告诉过她了,或许她今天就会过来也说不定。”

    倪宸说的没错,小舞的确已经过来了,事实上,她四个多钟头以前就出门了,可是她坐公车到附近下车後就迷路了,更夸张的是,她越是问路,反而走得离目的地越远。如果她乾脆一点跳上计程车的话,也许两个多钟头以前就应该到了,但偏偏她就是小气到连那一点点的车钱也舍不得,於是,她就在冬日的寒风中多绕了两个多钟头。

    结果还是找不到!

    呜呜……现在该怎麽办?倪宸没有手机,记著修车厂电话号码的纸条又搞丢了,这附近的人也好迷糊,问这个人说那条路要往右边去,另一个人却说要往左边,还有人说这一区根本没有那一条路。

    那一条路到底躲到哪里去了呀?

    然後,当她第n次绕回同一家超商时,她实在有点气馁了,但她还是不想放弃!於是又跑进超商里问路。结果,同样的情形又发生了!那个说在那边,这个说在这边,居然还有人说:那个不是在桃园吗?

    大概是他们讨论的内容实在太可笑了,旁边的客人听得都差点疯掉,且中一位更是忍不住上前插了一句。

    “你们都说错了,程记修车厂就在後面那条单行道上啦!”

    一听,每个人都惊喜地朝说话的人看过去,可一看之下,立刻心惊地各自退开半步,因为那人虽然相当年轻,长得也不错,脸上还挂著满满的笑容,可是那一身打扮却是百分百的不太正派。

    披肩长发加上黑皮衣、黑皮裤、黑皮外套、黑皮靴,这些看起来倒还满帅气的,问题是,那条又粗又重的金项链,还有满手的金戒指、金手链和金光闪闪的劳力士手表,简直是俗气到不行;而最令人怵目惊、心的则是半敞开胸口上的刺青,一条昂首吐信的眼镜蛇头,蛇身似乎爬过肩头跑到背部去绕圈圈了。

    那个年轻人笑嘻嘻地对小舞点点头。

    “你要到程记修车厂吗?要不要搭我的便车呀?”

    连想都没想,小舞立刻猛摇小脑袋。“不要!你告诉我怎麽去就好了。”人家不是小红帽,请别来拐她。

    年轻人似乎已经习惯人家对他的排斥眼光,他不在意地耸耸肩,简单几句就说清楚了正确的走法,而後扬了扬手中的香菸算帐,随即离去了。

    十五分钟後,小舞终於找到程记修车厂的招牌了,就在同时,她也很惊讶地发现刚刚那个年轻人所开的红色跑车竟然也停在修车厂前面,而那个年轻人就站在修车厂旁,他前面蹲著的人则正在水龙头下洗刷满手的油污。

    修车厂里的人都很忙,年轻人是第一个注意到她的。“嗨!好像终於给你找到了。”他还以为她会再绕个一、两个钟头才会到哩!

    就在这时候,洗手的人终於把手洗乾净了,因为年轻人的话,所以在起身後便扭头看了一下,随即脱口道:“小舞,你真的来了,”

    而小舞更是开心地蹦跳过来。“倪宸,我终於找到你了,人家找了好久好久呢!”

    “迷路了吗?”倪宸似乎毫不意外。“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去接你呀!”

    “哈哈!”小舞不好意思地搔搔脑袋。“那个……电话号码也不小心弄丢了啦!”

    “弄丢了?”倪宸突然满眼狐疑地瞄著小舞。“那……钱包呢?钱包还在吗?”

    小舞似乎愣了一下,随即慌里慌张地开始在身上所有的口袋里掏过来摸过去,最後还是垮著脸哭兮兮地“报告”

    “呜呜——又丢了!”

    倪宸摇摇头。“我就知道,里面有证件什麽的吗?”

    “没有,只有钱。”而且也不是很多,因为她知道自己常掉钱。

    “那还好,以後你要来的话,就告诉我一声,我直接去接你,这样比较保险。”

    “哦!”

    初步侦察终於告一个段落了,一旁的年轻人却盯著倪宸那在冷漠中若隐若现的温柔,一张嘴惊愕得合不拢。

    他们认识到现在不能算不久了,可是,他从来没见识过倪宸如此柔和的表情,这麽容忍的语气,简直就像是在呵护什麽宝贝似的,他不禁转过眼去打量那个“宝贝”,心头更觉诧异不已。

    奇怪,又不是什麽超级大美女,也不是什麽迷人尤物,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丢在路上给人捡都不一定会有人要,她凭什麽得到倪宸如此的眷顾?

    小舞怯怯地偷瞄著年轻人,小手扯了扯倪宸的衣服。“倪宸,他……他干嘛那样看我啊?”

    倪宸转眼瞪了年轻人一眼,後者忙收回眼神,咧嘴一笑,“他叫章文,一个很无聊的智障,别管他!”说著,他牵著小舞的手走向厂里。“来,我带你去见见这家修车厂的老板程叔。”

    哇你咧——无聊的智障?!

    章文滑稽地指著自己的鼻子,正想提出严正的抗议,可惜连张开嘴巴的机会都没有,毁谤他的人就自顾自转身离去了,他不甘心地追上去想挽回名誉。

    “有没有搞错啊?至少我们认识也快十年了吧!居然叫我无聊的智障?喂、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呀?”

    可是任凭他叫他吼,倪宸就是不鸟他,反而是小舞不断往後瞟眼偷观他,他则挤眉弄眼地猛装鬼脸,看得她忍不住吃吃偷笑。厂里其他人一见从不甩女人的酷哥居然牵著一个女孩子,马上放下手边的工作,好奇地围拢了过来。

    “程叔,她叫欧阳舞……小舞,这位就是程叔,是这家修车厂的老板,还有小强,他去年才刚国中毕业,胖胖的那个则是小沈,笑得跟白痴一样的那个是小马。”倪宸简单的为双方介绍。

    趁著小舞和大家打招呼的时候,章文悄悄地在倪宸耳边咕哝,“喂!是你马子吗?”

    倪宸冷冷地瞟他一眼。“别乱说,她是我学妹。”

    章文不信地扬高了双眉。“学妹?”听他在盖!什麽时候开始,他也会跟人家来学弟学妹这一套了?“好吧!就算是学妹好了,也是很特别的学妹吧?”

    这回,倪宸就没再否认了,但是,章文似乎很喜欢跟他抬杠,依然缠著他嘀咕一些有的没有的。而那三个学徒就好奇地对小舞问东问西,只有程叔默默地观察著小舞,同时暗暗点头。

    初初见面,的确会让人怀疑倪宸是不是眼睛脱窗了,居然会看上这麽一个平凡无奇的女孩子;可是如果仔细观察久一点的话,就会发现,其实小女孩吸引人的地方是要细细品味才察觉得出来的。

    虽然她的五官长相很普通!而且身材娇小得有点可悲,但是,却另有种教人想怜惜她,又想欺负她的娇憨气质。

    特别是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虽然不比别人大,但眼神却很亮、很单纯,而且表情非常丰富,不管她在想什麽,似乎都能从她的眼睛里辨读出来;还有她的笑容,是那麽的诚挚可爱,不掺杂半丝虚假,是纯粹为内心的喜悦而展现的笑容。

    他不知道这个女孩子适不适合倪宸,但至少因为她,倪宸也出现了令人相当期待的转变,就这种变化而言,不能说不好吧?

    “……既然年夜饭不需要我帮忙,那我可以做一些点心之类的过来……”

    正在和章文有一句没一句地斗嘴的倪宸一听,不觉心头一惊,转过脸来脱口便大叫,“千万不要!”他叫得如此“惨烈”,以至於大家不约而同地都把讶异的眼光盯到他的身上去,小舞更是满脸受伤的表情。

    “我是说,你做给我一个人吃就好了!”他连忙加以修正补救,完全没考虑到修正的内容是否更有问题。“如果……如果你真想帮忙的话,你就来帮厂里的忙吧,否则,要是工作没做完,大家就别想轻轻松松的过年了。”

    做给他一个人吃就好了?

    嗯哼!这话有语病喔!大家心照不宣的互相交换著暧昧的眼神。

    小舞受伤的感觉马上不翼而飞了。“好啊、好啊!我来帮忙,”而且,立刻开始卷起衣袖。“看是要洗车、打蜡什麽的都可以!”

    洗车?打蜡?

    干嘛呀?这是修车厂,又不是洗车厂!

    “呃……那就麻烦你去帮我清点库存零件好了。”

    程叔说著,就领著小舞到後面仓库去了!其他人也各自回到工作上,无聊的章文却还是不肯放过倪宸。

    “喂!倪宸,你不是真这麽宝贝她吧?连她煮的东西都不分给别人吃?”

    “你在鬼扯些什麽呀!”倪宸不耐烦地瞟他一眼,继而无奈地吁了口气。“其实,是我不晓得是她的味觉有问题还是什麽的,总之,她做的菜不是太咸,就是太甜,不是太酸,就是太辣;有时候该是咸的,吃起来却是甜的;该是甜的,吃起来却又咸得要死,有时候甚至一点味道都没有。我想,她大概是自己吃不出味道来,又常常把糖和盐搞错了吧?”

    “哇嚷!这麽惨?”章文很同情地喃喃道。“那我建议你最好暗示她以後照食谱去做菜比较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