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巧不成爱 > 第5章
    从小到大,不管是他们离婚前或离婚後,到我十五岁开始独居,我一直部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

    科主任又呆了半晌,结果还是不死心地说:“无论如何,我要先和你父母谈过後再说。”

    小舞似乎还想说什麽,可踌躇片刻之後,还是放弃了。两人一起离开了,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这间她们以为没人的教室里,竟然还有第三者的存在。直到她们离开後,才从教室最後面的长椅子上坐起一个人,他若有所思地望著门口沉吟半晌。

    “唔……一直都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吗?”

    下午第一堂,依然是嘈杂的课堂,明明是正课,但老师又“迟到”了。无聊的男生们依旧围绕在小舞身边,欺负她、捉弄她,小舞仍然只能低著脑袋忍耐著,因为她知道,只要稍有一点点反应,他们就更不愿意放过她了。

    其他人则笑著、闹著、起哄著,胆小的人则装作没看到,反正被整的不是他们就好了,可是……

    这太过分了吧?小舞惊恐地望著挥舞在她眼前亮晃晃的大剪刀。为什麽?为什麽要剪她的头发?他们有需要做假发吗?

    “你们说她会不会哭?”

    “剪剪看不就知道了?”

    “说的也是,那就……”

    一手拉著辫子,一手抓著剪刀作势要客串美发师的男生突然僵住了,事实上,整间教室都静止了,笑闹声也消失了,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蓦然出现在门口的倪宸。

    倪宸?!他……他来干什麽?

    每个人都又惊讶、又畏怯地看著倪宸慢条斯理地走进教室里来,心中直嘀咕著不晓得他特地跑到这里来找谁的碴?

    不料,却见到他直直走到兼职美发师的男生前面,慢条斯理地拿过剪刀来,然後开始喀嗦喀嗦的剪了起来。

    男生满头大汗地哭丧著脸,却连动也不敢动一下,直到倪宸把他的头理成一个新潮的狗啃头之後,倪宸才用剪刀的尖端顶起男生的下巴。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做这种事的话,”倪宸冷冷地说。“我就把你下面的毛连同小弟弟一起剪掉,明白了吗?”

    没有办法点头,也吭不出声来,男生吓得差点尿了出来。

    倪宸轻蔑地哼了哼,随即揪住男生的衣领抖手一扔,就把他扔去跟扫除用具睡在一起了;而後放下剪刀瞄了小舞一眼後,便转身离去,大家顿感啼笑皆非地面面相觎。

    不是吧?他专程跑到这儿来拿人家的脑袋练习剪头发?

    正在诧异间,却又听他丢下两句话来——

    “欧阳舞,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咦?她吗?小舞吃了一惊,但仍毫不犹豫地立刻跳起来跟上去。不管人家在背後怎么说他、怎么畏惧他,连同这次在内,他至少帮了她两次,还救了她一次,她没道理怕他吧?

    双手插在裤袋里靠在楼梯转角的扶栏上,倪宸俯视著面前的小不点,心里突然兴起一丝淡淡的兴味。

    她真娇小!

    “你,不用休学了。”

    小舞愣了一下,旋即惊呼,“咦?你怎麽知道我要休学,”

    “不必管我怎麽知道的,反正你不需要休学了,乖乖的把学业完成吧!”

    小舞困惑地看了他一会儿,而後垂下脸蛋为难地瞅著他。

    “可是……”

    倪宸瞪一眼从走廊上经过的好奇眼神,後者立刻吓得一溜烟跑掉了。

    “我会保护你的。”

    “耶?”小舞呆住了,一时之间似乎不太能理解倪宸说的话。

    “以後有谁欺负你,你就来告诉我,我会替你摆平的。”说著,他离开栏杆,转身踏上往三楼的楼梯,同时往後挥挥手。“你只要好好念你的书就是了。”

    她不懂!“为什麽?你为什麽要帮我?”

    倪宸的脚步停了一下,又继续迈步。“至少,我还有爷爷曾经真心关爱过我。”他头也不回地低语。

    耶?他爷爷?他爷爷关她什麽事呀?

    满头雾水的小舞还想再问,可是倪宸却自顾自地转个弯消失了,她只好低下头来猛抓头发,并开始绞尽脑汁地回想。

    那个……她有认识什麽老爷爷之类的人吗?

    第二章

    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正是倪宸父母的最佳写照。

    虽然当初是谈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才结婚的,但是,禁不了几年的困苦生活,任他多少恋、多少爱也都被现实磨光了。

    倪宸的父亲头一个留下离婚书趁夜跷头,把妻儿扔在四个月未缴房租的屋子里自生自灭;他的母亲倒还多熬了几年,可是一个男人换过一个男人,母亲为了伺候男人而忘了他的存在,男人在外面受了气就回来拿小鬼出气,反正别人的孩子死一百个也不关他的事。

    过著这样的日子,难怪他会有满腔的怨恨。

    直到周豹成为他母亲的情夫,他的生活才开始产生变化。周豹是个百分之百的黑道人物,他不但对倪宸非常好,还把一身的功夫尽数传授给倪宸,甚至替倪宸组织了一个少年帮派——银狼帮,倪宸差不多要拿他当父亲看了。

    然而,在周豹因为黑道争斗事件被杀後,他才明白,周豹对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周豹想替自己所属的帮派建立另一个可利用的分支堂部而已。结果,因为周豹的死,母亲丢下他终於跑了,他对父亲的梦想也幻灭了,但他又不能放掉银狼帮不管,毕竟那些被周豹网罗来的少年都是跟他有类似遭遇的人。

    一年後,他进了感化院,又因为考上青阳而提早出来,刚开始,他还一边上课、边领导银狼帮,所以,学校对他特别忌讳,不良少年帮派的老大毕竟不是平常人惹得起的。

    不过,他虽然没有被感化院感化,却被祖父的爱感化了,於是,他在祖父过世後,就遵从祖父的遗言脱离了银狼帮,开始他不太正常的正常生活,因为他不懂得什麽才叫做正常生活,所以,他依然无法放开心胸接受任何人,他的生活中依然充满了暴力,因为过去的生命只教会了他如何自保。

    真希望爷爷还活著,那麽,或许他就能早一点知道什麽是正常生活了。

    应用英文科二年b班的欧阳舞是倪宸的马子?!

    不过一日之后,这个谣言(?)就在校园里传扬开来了。当然,没有人敢向倪宸要求证实,又不是白痴!但是,跑去鉴定欧阳舞的人可就一大票了。

    “你是倪宸的马子?”

    “哪是!”哪有那种事,两个人怎麽看都搭不上边呀!

    “那人家为什麽会这麽说?”

    “我……我哪知道啊!”这个口气就有点心虚的味道了。

    “不过话说回来……”说话的人轻蔑地瞄著小舞。“倪宸也不太可能看得上你这种发育不全的翅仔吧?”

    喂、喂!这话就太毒了吧?人家虽然矮了一点,但起码还有一点点胸部、一点点臀部、一点点……呃!好吧!她承认她发育不全……不、不对!应该说是发育慢了一点点而已啦!

    所以,这个空穴来风的谣言当然是没有人相信!

    但是,隔天就有人把小舞的便当扔到垃圾桶里,结果自己也被丢到厕所里去泡了满头尿水,再隔一天,有人在上体育课时,恶作剧地扯下小舞的体育裤,结果被脱的只剩下一件子弹型三角裤在深秋的操场上跑了一圈;第三天,有人偷走小舞的书包,结果鼻青脸肿,又跛脚、又道歉的把书包还了回来。

    简直是大爆冷门,这下子不信也得信了!

    而最令小舞惊讶的是,从那天之後,倪宸就没有再来找过她,她也没有特别跑去告诉倪宸说她被谁谁谁欺负了,但是,倪宸似乎能知道她身边所有的事,只要有人让她受到委屈,不用多久,那人就会受到惩罚,可见倪宸的话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他是很认真的在履行他的承诺。

    虽然小舞实在不明白倪宸为什麽要帮她,但是,有人主动来帮她这种事她是第一次碰上,所以,她不能不好感动、好感动。因此,过了半个多月未曾有过的平静校园生活後,她实在忍不住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激心意,可是……

    怎麽表达呢?

    啊!对了!听说倪宸中午时都嘛只买两个面包填肚子而已,也许她可以顺便帮他做个便当?

    对,真是个好主意!

    於是,第二天中午,小舞便持著两个便当兴高采烈地跑到工科大楼去了。可是刚一转入工科大楼,她的热情就冷了一半,开始有点後悔自己如此莽撞的行为了。

    天哪!怎麽……怎麽都是男生?

    天哪、天哪!怎麽……怎麽每个看起来都这麽穷凶恶极的,好像都是刚从绿岛放出来似的?

    天哪、天哪、天哪!怎麽……怎麽各个都用那种奇怪、暧昧又恶心的眼神盯著她?她多长了几只眼睛吗?

    然後,就在她从头凉到尾!正准备回头是岸时,四周却早已围上了一圈不怀好意的臭男生,他们不但拉她的辫子、扯她的衣服,甚至还偷捏她的屁股,另一个类似猩猩同类的家伙更抬起她的下巴暧昧地上下打量她。

    “啧啧!小妹妹,来找哥哥吗?”

    不!姊姊,她是来找姊姊的,请问这边有姊姊吗?

    “好像有点发育不良喔!”

    没错、没错!不但发育不良,而且先天不足、後天又失调,“玩”起来一点意思也没有喔!

    “要不要陪你玩玩啊?”

    老天!不要又来了!这回该怎麽办?他们……他们会让她尖叫吗?

    “来嘛!来嘛!包你爽的哟!”

    一个瘦皮猴似的家伙说著,就想把她往教室里拖,小舞顿时惊慌失措成一团,脑袋差点失灵,正想要哭给他们看时,蓦地脑际灵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