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人间欢喜 > 第99节
    “好。”多宁继续答应。然后,也要走了。

    “宁宁……要不今晚留下来吃饭吧。”她爸商量地说,看了看墙上的时间。

    “爸,方便的时候,你去我那里吃饭吧……”对不起,多宁还是拒绝留下来吃饭;但是如果她爸愿意,可以去她那边吃饭。“我现在手艺还不错,你过来我做给你吃。”多宁又加了一句。

    许爸爸点了点头,呵呵地笑了两声:“好!”

    多宁和田律师一块走出了许家,没想到那个女人会追出来。之前双方不谈及钱的时候,每次见面这个女人都对她笑脸迎人,现在俨然换了面孔。

    “多宁,你不能拿走那么多股份……你爸工资就那么点,每年就是靠许家分红。如果你把股权卖掉,我们日子要怎么过?”

    这话真夸张,她爸怎么会没有算过就所有股权都给她,只是给了她大部分,后面这个女人两儿子可以拿到份额少了而已。当然这事,她奶奶还不知道;这个女人也是刚刚得知她爸给了她那么多,才急冲冲地追了出来。

    其实,她爸说要给她一些许家股份的时候,多宁也没想过会有她爸剩下的百分之六十。

    “当年你妈已经拿走了一半,你怎么还可以拿走那么多!”女人提出了质疑,看着她,也看着田律师。

    田律师正打算开口,多宁先把话说了出来:“五年前我妈只是要回了她那一部分,现在我拿的是我爸给我的,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多宁……你也要考虑一下我们和你爸爸现在的身体,他还要养两个儿子……”女人又开始服软,换了一种方式。

    算着她一直不太会主动争抢。

    “那不是还有你吗?”多宁忽然眨了眨眼睛,以全然不在意的语气开口说,“没错,我爸是老了,所以我也希望他早点退休,人可以轻松一些。怎么说他现在都是当外公的人了,该好好安享晚年了。他少一份操心,我也少了一份操心。只是等我爸从大伯公司退下来,你们的经济来源就少了,所以你和你儿子后面的花销最好算着点。”

    “不过我想问题应该不会很大,我爸是老了,但你还年轻啊。那两孩子除了是我爸的儿子,不也是你的儿子么!难道你不应该为他们后面的成长费用负责么?你应该记得,当初我妈就是为了我才跟我爸离婚,不然你估计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我还记得当初你口口声声说爱上我爸,而不是他的钱。我妈为了我爸,最后都不忘叮嘱我以后要照顾我爸,既然你那么爱他,你是不是也要为我爸做点什么?比如先出去找份工作?以后好给他养养老?”

    多宁直视着眼前女人,每一句都逼着女人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然后保持笑意,上了田律师的车。

    车里,田律师笑说她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对,她不太一样了。就是五年前她不会争抢,她妈才会替她打算,可是她现在也已经是当妈的人了。

    “多宁……”因为熟悉,田律师叫了她名字,想了想开口说,“我处理那么多离婚财产案子,不管五年前还是今天,其实你爸对你妈和你……真的还算不错了。”

    对,多宁同意这话,比起大多发家男人最后还不忘算计一把糟糠妻子,她爸是还不错。

    车子慢慢驶出了小区公路,车窗外四季常青的绿化景观徐徐往后倒退,多宁收了收视线,对田律师说:“大概我爸我妈还是相爱才结的婚吧。”

    所以最后撕逼脸的时候,还可以相互为对方考虑一些。

    田律师也想了想,同意地说:“据我所知,如果当时不是为了让你妈放心,你爸其实并不想离婚。”

    多宁扯唇,笑了两声,对田律师这个说法不认同,但也没有去反驳。

    如果有一天她能真正原谅了她爸当初的犯错,肯定不会是她爸有什么苦衷或理由,只是因为他是她爸。就像她妈最后对她说的话:“不管如何,你爸始终还是你爸……”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晚了,还有一章。

    今晚600个红包,请随意。

    ☆、第79章 hapter79

    堂哥和叶思思离婚了, 因为许家不能被叶思思牵连,也涉及其他一些原因。多宁接到堂哥电话的时候,人正在百嘉商场同颜艺和两位营业员女孩一块吃午饭。

    手机里,堂哥声音有些失意, 还有一些无奈,因为他做出的离婚选择:“其实如果我是周燿, 或者说我不靠我爸妈做事……我可能就不会同思思离婚吧。”

    多宁默默地听着, 她现在对堂哥最大的宽慰,就是什么都不评价。

    “说白了, 还是没那么爱吧。”堂哥自己补了一句,最后挂上手机时候自嘲一声说,“多宁, 幸好你不太像许家人。”

    不像他因为依靠着父母,没有选择权;也因为太多的爱, 不愿意反抗。

    所以爱是什么?它又有多重要……这个越来越物欲横流的社会,爱总是在每每需要它的时候才显得特别弥足珍贵。

    alice第一季玩偶上市的宣传语就是“最真的爱”,好像有些俗白,但又好像没有比它更合适表达她的心意了。

    然后明天就是圣诞节, alice入住百嘉第一家玩偶实体店要正式开业了。当晚周燿给她打来了电话,美国那边回购股权出了一点状况,明天他来不及赶回来了。

    遗憾, 但也没办法。

    第二天,多宁把剪裁照片发给了周燿,今天过来捧场两人都给alice打响了招牌。一个是谢叔叔亲自过来结彩;另一个就是刘熙, 真的过来给alice站台了。

    咳……刘熙无所谓。

    谢思危这样给面子,颜艺面对谢思危还是有些别扭。幸好谢思危是大忙人,剪完彩就提前离开了,因为利益牵扯颜艺不得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还要弯腰哈背地送谢思危上车。

    “感谢今天谢总大驾光临……谢总再见……谢总走好……”一路颜艺都在假装客气着。

    百嘉的轿车停在了百嘉百货后门,谢思危停下了脚步。

    颜艺倏然抬起头,神色那个不畏不惧。

    谢思危:……

    “郑小姐,虽然我很遗憾你没办法给我当儿媳妇,但我也可以理解你们年轻人有不一样的追求。你真不需要介意什么……”谢思危站在车门前,开口说。

    什么?颜艺懵了……难道是儿媳妇么?

    谢思危拍了两下颜艺肩膀,无奈地开了一个玩笑说:“我看起来应该不是那种非常迂腐的长辈吧!”

    说完,谢思危上车了。

    颜艺视线怔怔跟着谢思危上了车。轿车后座,坐着一个年轻女人,正是上次谢家看到过的“女朋友”。女友面露微笑,朝她打了一个招呼,神色自然无比。

    颜艺眨巴眨巴眼:……

    车门关上,车窗也合上,颜艺仍然站在百嘉百货后门一动不动,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一个亿。不,不只是一个亿,十个亿也不止啊。今天刘熙过来站台,她还暗喜给alice品牌赚到了价值至少一百万的知名度。

    结果她这算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吗?

    她现在追上去告诉谢思危她性取向已经变了回来……还来得及么?

    恭送谢思危回来,颜艺难免有些魂不守舍。顾客一波又一波,直到中午休息,多宁才有时间问颜艺怎么了。颜艺对着多宁瘪了瘪嘴,差点哇得一声哭出来。

    然而,根本没脸说她快要把自己作死了……

    那晚之后,她和顾嘉瑞依旧联系着,聊天内容大概就是她问他什么,他回什么。其中有两句对话是——“如果有一天你决定还俗,可以第一个通知我吗?”

    “好。”

    所以,这段时间颜艺心情还是不错,感觉自己隐隐约约抓到了希望的小火苗,结果后面可能是小火苗烧了起来,却有了被扑灭的风险。

    因为谢思危好像相信了,她可能真是一个蕾丝边……alice首家实体店开张效果真的非常好。

    因为今晚还是圣诞之夜,晚上十点多宁和颜艺从百嘉出来,商量两人如何一起过节。刘熙晚上还要赶通告,遗憾不能跟她们过圣诞。也因为周燿没有赶回来,闪闪要后天才能回国,多宁也没人一起过圣诞。

    同颜艺一样,是孤家寡人。不过她和颜艺已经商量好,等会一起好好吃顿圣诞宵夜。

    “当年一起给你过生日那个圣诞节,是我过的最难忘的圣诞节。”颜艺走出百嘉的时候,怀念地对她说。

    多宁点头,是啊,她也很怀念!那时候老大和张起扬还是一对模范情侣,苗苗正心念着邬江,坚持不懈的追求着;颜艺呢,大大咧咧,每天都有着看不完的小说,追不玩的剧;而她也明白了自己对周燿感情,心里仿佛住着一个会施魔法的小仙女,每天捧着一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球,记录着甜蜜的少女□□。

    外面风太大 ,还夹着小小的雪粒子,多宁把帽子和围巾都戴上,然后拿出手机搜索那家的夜宵铺子评价比较高,旁边站着的颜艺突然对她说:“多宁……我……我……”

    颜艺拿着手机,样子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多宁看了看颜艺手机屏幕,只是瞄到一个头像,已经明白地点了点头说:“快去吧……我等会就打车回去。”

    颜艺激动地拥抱住她:“多宁,我爱你!”

    两分钟前,颜艺手机里顾嘉瑞发来了一条消息——“我还俗了。”

    他真的第一个告诉了她,真的第一个告诉了她!颜艺仰了仰脸,开心得眼泪都快要冒出来。

    “加油!”多宁对着颜艺握了握拳头。

    颜艺点头,穿着橘色大衣奔向停在露天停车区的macan,打开车门前转回头,对着前方准备打出租车的好友喊道:“多宁……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多宁用嘴唇回以颜艺,一脸笑盈盈。

    真好,在圣诞这一天,颜艺可以收到一条最让她感到幸福的消息。多宁拦了一辆车,手机滴滴响了一下,她猜想是周燿发来的消息。

    ……结果还不是周燿。

    苗苗群发来一条圣诞祝福的短信,用一个新号码,祝福最后备注了苗苗两字。多宁低头,手指轻点着屏幕,也在606少女帮群里也发了一条圣诞祝福。

    今晚,不知道可爱的圣诞老人还会不会带着礼物出来了……多宁坐在出租车,看着路边亮起的节日彩灯,还是主动给周燿发来了一个祝福短信。滴滴两下,他“回复”了她。

    不是回复,是同一时间,他给她发来了消息。

    “……师傅,不好意思,我不去星海湾了。”多宁看到周燿发来的消息,对前方的士司机开口说,语气也有些激动,像是刚刚颜艺那样,“改去机场。”

    “国际机场吗?”司机笑着问。

    多宁点头:“对。”

    “爱人赶回来陪你过节了?”司机大叔笑了笑,主动聊了起来。

    多宁看着手机屏,回答司机大叔:“是啊。”

    “现在各种节日,其实都是为了聚一聚,你们年轻人需要节日制造机会,我们老人也跟着凑热闹。”司机大师乐悠悠地开口说,“等送你去机场,我也回家过过节。”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了国际机场的接客平台。多宁之所以一定要赶来接周燿,因为她知道今晚11点后根本没有来自美国纽约的航班,却有一班从多伦多飞来的航班。

    手机里,周燿又给她发来一条消息:“多宁,我给你带了一样圣诞礼物;还有五分钟抵达现场,等会把手张开。”

    多宁看着手机,捂着嘴巴笑了又笑。

    然后,她就看着前方的出口,一秒一秒一秒地等着……直到前方,跑出了一个身穿红色羽绒服的小人。

    “……多宁!”前方闪闪叫了她,像是第一次回国那样兴高采烈,怀里还捧着一个礼物;开心地快要跳起来。

    多宁弯下腰,如周燿手机里所说那样张开了双手。

    闪闪飞奔而来,稳稳地落入她怀里。“merry christmas.”闪闪在她耳边说,把带来的礼物递给了她。

    然后张了张嘴,即使飞机练习了好几遍,还是害羞地没有将妈妈叫出来。怎么办呀!闪闪笑嘻嘻地抱着多宁脖子,装作不知道有这个约定。

    前方,周燿推着行李而来,身穿着挺括大衣,望着前方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扯了扯嘴角。

    上次在机场把闪闪送回多伦多的时候他就在想,后面他都要亲自把闪闪带回来……抬了抬头,周燿看向机场落地窗,外面夜色已经晚了。

    然而,还是不算太晚——

    如果明天积了雪,他和多宁还可以带着闪闪堆雪人了。

    ……

    据说,如果圣诞之夜发生了好事,是圣诞老人送来了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