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一触即燃 > 第108节
    牟燕然满眼喷火,盯着袁大龙目眦(欲欲)裂。

    顾北川感觉到了不对劲,将她拉到一边,悄悄问道:“你们过去认识?”

    牟燕然冷笑:“何止认识,对他我太刻骨铭心了!”

    接着牟燕然将当年的(情qing)形简单向顾北川讲了一遍。

    袁大龙根本就没认出牟燕然,十几年过去,牟燕然早就不复之前小姑娘的模样。

    高建倒台时,并没有带起当年那宗旧事,袁大成根本就没有将牟燕然跟他做的事联系起来。

    他只知牟燕然是高建倒台的□□,多看了两眼便离开了。

    牟燕然讲完,见袁大龙离去,便想要追上前去,揭穿那袁大龙的丑恶嘴脸。

    顾北川拉住了她:

    “现场这么多来宾,你的事没有必要暴露在众人面前。那个人渣,有的是机会收拾!”

    牟燕然想了想,今天毕竟是自己的大(日ri)子。

    再说还有牟随风的婚礼,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把今天的婚礼都搞砸了。

    于是听从了顾北川的劝告,强打笑容,把报仇的心思压了下来,将婚礼进行下去。

    婚礼进行的盛大而隆重。

    气球白鸽放出,嘉宾(热rè)烈鼓掌。

    在主持人的引导下,牟燕然和顾北川交换了结婚信物,互相戴上了钻戒。

    香槟酒一开,冲出了漫天的泡沫。

    牟燕然暂时忘却了不快,全(身呻)心投入到这场婚礼当中去。

    期间甚至有牟燕然过去抢救的病人过来,向她表达了祝福,这也让她舒心不少。

    望着(身呻)旁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如同明星般的顾北川,牟燕然真希望时光能永远停在这一刻,在天地间见证(爱ài)的誓言。

    曲终人散,盛大的宴席终究还是落幕了。

    回到新房的牟燕然,回想起白天见到袁大龙的(情qing)形,又蹙起眉来。

    正是因为他,才给自己带来了十多年的噩梦。

    虽然最终没有让他得逞,可那段经历,还是在心中留下了永远的创伤。

    牟燕然沉浸在仇恨之中,完全没有了新婚的喜悦。

    ☆、84.大结局

    顾北川感觉到了牟燕然的异常。

    他想了想, 问道:“是不是因为遇见袁大龙的事不开心?”

    牟燕然沉默, 良久说了一句:“你不用管。”

    由于牟燕然的心(情qing)不好,新婚之夜,两人竟是言语寥寥,很快便睡了过去。

    顾北川看着(身呻)旁心事重重的新婚妻子, 知道其实她还怀着报仇的心思。

    对于他来说, 其实十多年的往事他早已看淡了。

    正所谓恶有恶报,高建被判无期,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他看来, 即算牟燕然不出手, 这袁大龙也难逃法网。

    只是眼看牟燕然心结未开, 说不得, 顾北川怎么也得帮着出手了。

    顾北川想了一夜, 终于在天亮前想了个主意。

    以袁大龙那种品(性性), 之前应该不止光想对牟燕然下手。

    肯定还有其它的受害者。

    顾北川准备给袁大龙写封信。

    当然, 写的是蝇头小楷,也是防止那袁大龙认出来。

    信是以一名受害者的口吻写的。

    开篇就大骂袁大龙不是人是畜生,然后说他做的事定遭天谴。

    最后说要告他猥亵幼女。

    封号信封, 什么也没注明,就这么直接投递到袁大龙的公司。

    为了引起袁大龙恐慌, 还特意准备三天一寄。

    投递了几次,顾北川发觉袁大龙那边没有什么动静。

    这么沉得住气?

    顾北川也没有其它办法, 只有静待事态发展。

    好在牟燕然不久就将精力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 不再念叨报仇之事。

    顾北川小心观察, 尽量避免提到袁大龙的事。

    牟随风和郝海丽十分繁忙,结婚不久,就准备带小榔头返回帝都。

    这次直接找了个老家的保姆带过去,就不怕没人照顾小榔头了。

    w市汉江机场,偌大的机场内,南来北往的旅客熙熙攘攘。

    程静雅送到安检处前,有些舍不得,抱着小榔头亲了又亲。

    牟随风劝道:“妈,咱们又不是不回来了。等我不忙,就带小榔头飞回来看你!”

    “妈知道,就是有些舍不得。你呀,还是专心做你想干的事。家里这头不用((操cāo)cāo)心,有我,还有燕然呢!”

    牟燕然上前也逗了逗小榔头,对牟随风说:“哥,妈说得对。你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喜欢的事业,并看到了希望,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们这边,不用挂念!”

    “那爸妈这边就交给你了!”牟随风还是有些不放心,私下再叮嘱了一番。

    “行了,要登机检票,你们快走吧!”

    牟燕然目送牟随风通过安检,挥手告别。

    出了机场,有轰鸣声响起,牟燕然仰头张望,一架飞机如银色巨鸟一般从头顶掠过,直奔北方而去。

    牟燕然猜测,牟随风他们也许就在其中。

    她觉得,此去帝都,牟随风必会如同这在蓝天翱翔的飞机一般,在事业上有所腾飞。

    她在底下也默默的祝福,为自己的哥哥感到由衷的高兴。

    一天,牟燕然从菜场买菜回来,听到有人议论道:

    “老许,听说没,(春春)达药业的老总袁大龙前几天被公安逮捕了。”

    “因为什么?”

    “好像是因为犯了猥亵幼女罪,前天的晚间新闻插播了这一消息。”

    “是吗,没想到堂堂董事长,居然能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来!”

    两人一边议论,一边远去。

    牟燕然顿时兴奋起来:还有这事?

    她连忙跑到一个报摊,买了份两天前的报纸。

    翻到背面,一行标题赫然映入眼帘:

    “昔(日ri)董事长今(日ri)阶下囚-----药业旗舰老总今(日ri)被警方逮捕”

    再细看内容,法庭审判定在下周一。

    牟燕然看完报纸将手一扬:太好了,袁大龙你也有今天!

    庭审那天,自己一定会去!

    袁大龙曾经当过w市政协委员,在w市商业圈颇有名气。

    他犯的罪名,又如此吸引人,早有媒体向法庭申请,准备现场出新闻。

    法庭以牵涉当事人**为由,婉拒了这些媒体的要求。

    只同意在宣判阶段让记者进来。

    在袁大龙取保候审时,又有了新的突破。

    刑警去其家调查,发现袁大龙向相关领导行贿的证据。

    移交给检察院后,决定在同一天提起公诉。

    消息传出,舆论大哗。

    庭审当(日ri),法庭内挤满了人。

    有受害者的父母亲属,有相关证人和利益人,还有控方和辩方律师。

    “现在宣布开庭!”法槌落下,庭审正式开始。

    首先审理的是猥亵幼童案。

    袁大龙面容憔悴,在两名法警陪同下,低着头站到被告席上。

    旁听的牟燕然,通过控辩双方的你来我往,终于明白袁大龙如何会落网了。

    原来,袁大龙收到三天一封的匿名信后,心虚的他终于坐不住了。

    他怀疑这些信是被他猥亵幼女的家长写的。

    他指使手下,对那几个他认为有可能的家长百般((逼逼)逼)迫。

    有的是上门恐吓威胁,有的干脆将那些在外面做生意的摊位砸了。

    不少人敢怒不敢言。

    这些人都是底层的民众,基本都没有什么固定生活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