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瀚抱着泓儿出了皇宫,走在黑漆漆的京城街头,只想对天哭号,对地怒吼,但是哭号怒吼又有何用?他心底自然清楚,天下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泓儿,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他亲爱的弟弟!那么多人已为了他而牺牲,那么多人对他寄予厚望,天下人翘首期盼的明君,十六年的辛苦努力,流血流汗,难道就此毁于一旦,付诸东流?

    第七十七章 舍身延命

    夜晚凄清寒冷的街道上,楚瀚茫然地抱着昏迷的太子,踉跄独行,忽然耳中传来一阵又细又柔、又熟悉又诱人的乐声。他毫无戒备,恍恍惚惚地循着声音来处行去,来到一座大屋的门前。他穿过大门,穿过前院,来到一间厅堂之外。他一抬头,见到台阶上站着一个大头人,一张丑脸在夜色中显得极为可怖,竟然是蛇族大祭师!

    大祭师将一支笛子从口边移开,笑道:“楚瀚,我一召你,你就乖乖来啦。快,有人专程来找你,向你讨一件东西来了。”

    楚瀚这才省悟:“他用蛇王笛引诱了我过来。”他凝望着大祭师的脸,张口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只是不断流泪。大祭师低头望向他手中抱着的人,挑起眉毛,露出惊讶之色,问道:“这人……他中了万虫啮心蛊?”

    楚瀚哭着点头,哽咽道:“我不能让他死,我不能让他死!”

    大祭师倏然领悟,说道:“他就是太子?就是皇帝的儿子?”

    楚瀚紧紧抱着泓儿,泣不成声。

    大祭师望着楚瀚和太子,丑脸扭曲着,似乎在斟酌考虑什么,过了良久,他才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楚瀚,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你将太子放在这儿。”也不等他回答,便让蛇族人上前来,接过太子,将太子放在屋中的软榻之上。

    大祭师拉起楚瀚的手,往屋外走去。楚瀚浑浑噩噩地跟着他,出了大屋,走上一条暗巷。楚瀚倏然清醒过来,停下脚步,说道:“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我要回去太子身边!”

    大祭师连连摇头,说道:“不,不。你回去太子身边又有什么用?还不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我要带你去见巫王。她或许……或许会有办法。”

    楚瀚眼睛一亮,反手捉住了大祭师的手臂,忙问:“真的?她在这儿?”大祭师道:“可不是?我回去南方后,便特地去苗族寨子见她,告诉她那装着万虫啮心蛊的木盒子被带入了京城。她一听,便决定立即北来,好取回那蛊。我用蛇笛召唤你,就是想问你知不知道那蛊现在何处。”

    楚瀚急忙追问道:“她能救活泓儿吗?她能解除万虫啮心蛊吗?”

    大祭师又是摇手,又是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得亲自去问她。”又道,“楚瀚,要救你的太子,去求巫王可是你唯一的机会。快别哭了,哭哭啼啼又有什么用?快清醒过来,打起精神,跟我来!”

    楚瀚连忙甩了甩头,伸手拨整了一下满头乱发,一跛一拐地跟上大祭师,来到巷尾的一间祠堂之中。祠堂中点着黯淡的油灯,飘散着芳香而怪异的烟雾,仿佛当年巫王所住的丧宅。

    楚瀚跨入祠堂,但见一个苗女背对着门,斜倚在正中的地毡上,正悠闲地抽着水烟。她身穿苗族巫女色彩鲜艳的服饰,身形婀娜,一头黑亮的长发散在身后,有如一摊打翻了的浓墨。

    楚瀚定了定神,心中念头急转:“巫王!这是我第二次拜见巫王了。但是她究竟是谁?是彩,还是咪縍?”

    大祭师走上前去,神态恭敬,行礼说道:“启禀巫王,有故人求见。”看来即使这一任的巫王辈分比大祭师还小,大祭师对她的敬畏仍丝毫不减。

    那苗女放下水烟铜管,回过头来,楚瀚见到她脸面青胀浮肿,丑怪有如鬼魅,但眼神却十分熟悉,一呆之下,才认出这苗族巫王竟然是咪縍!他脱口叫道:“咪縍,是你!”心中雪亮:“原来当年彩毕竟斗不过她,让她当上了巫王!”

    咪縍望着他,“嘎嘎”一笑,眨了眨眼睛,当年在苗寨见到的甜美容颜和假装出的傻气呆样早已一扫而空,丑怪的脸庞只流露出一股霸气和妖气。她笑嘻嘻地道:“喋瀚,你还认得我,真是难得啊。你好吗?”

    楚瀚心中登时升起一线希望,对着咪縍“扑通”一声跪下,忍住断腿的剧痛,拜倒在地,说道:“巫王,喋瀚请求你帮我一个忙!”

    咪縍扬扬眉毛,笑容收敛,冷然道:“你偷走毁去了我巫族的蛊种,我还没跟你算旧帐呢,你还指望我帮你忙!喋瀚,你这算盘可太会打了。”

    楚瀚向她连磕三个头,说道:“咪縍,我得罪过你,你要取我性命,要我一辈子做你的奴隶,我都心甘情愿。我不是求你饶过我,而是求你帮我救一个人。”

    咪縍听他这么说,登时被挑起了兴趣,闲闲问道:“你要救谁?是你的情人吗?”说到“情人”二字,语气又是揶揄,又是酸妒。

    楚瀚摇头道:“不,不是我的情人。我要救的,乃是当今太子。”于是将泓儿中了万虫啮心蛊的前后说了。

    咪縍听了,脸色凝重,沉吟良久,才道:“你应该知道,万虫啮心蛊是无药可救的。”楚瀚恳求道:“你是巫王,一定有办法的!”

    咪縍咬着嘴唇,站起身,在屋中踱了几圈,才道:“我能不能帮你是一回事,愿不愿意帮你又是另一回事。你刚才说,你愿意交出性命,或是一辈子做我的奴隶,是吗?”楚瀚立即道:“只要能救得活他,我什么都愿意!”

    咪縍低头望向他,语气竟极为温柔,幽幽地道:“喋瀚,你为什么总想着他人,不想想你自己?当年你对我那么好,我难道会忘记吗?我只希望你回到我身边,陪我一辈子,我就心满意足了。但是啊,你不能放下这个太子,宁可自己死去也要救他。我不愿意失去你,你却不愿意失去他。是不是?”

    楚瀚默然无语。咪縍叹了口气,走上前,俯下身来,一张恐怖绝伦的脸正对着楚瀚的脸,缓缓靠近,吻上他的唇。楚瀚没有躲避,任由她亲吻自己,猛然想起许多许多年前,他们两人都还年轻的时候,那一个夏日的夜晚,他在净水池中洗浴,她用冰凉的小手抚摸他身上的大小疤痕,最后踮起脚尖,吻上他唇上的伤疤。

    那仿佛已是上一辈子的事情了,但是印在他脑海中的形象却异常清晰,异常真切。他彷佛又回到了许多年前那个夏夜里的净水池中,心中不禁动念:“如果那时我不曾跳出水池,如果那时我伸手搂住了裸身的她,或许我此刻仍会身在巫族之中,或许我和咪縍也会彼此爱恋体惜,也会共度一段美好欢快的时光。”

    当然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时光不能回头,就如他当年抛下红倌离京远遁之时一般,他决定不去碰触咪縍的那一剎那,这段情缘便如打翻了的水,再也难以收回了。

    咪縍吻完了他,将口凑上他的耳际,悄声道:“很可惜,是不是?喋瀚,你将自己弄成这副模样,我也将自己弄成了鬼怪一般。我们俩都很可怜,很可惜,很可悲。喋瀚,我告诉你吧,太子中的蛊是不能逆转的。要救你的太子,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用你的命去延他的命。你可以抽出自己几年的性命,拿去交给蛊。那几年之中,它会放过太子,暂且不杀死他。”

    楚瀚听了,眼前顿时出现一道光明,立即道:“我还有多少年可活,通通去交给蛊,全部拿去延长太子的生命!”

    咪縍哀然一笑,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你连一点时光都不留给我,全部要拿去给太子,是吗?”她不等楚瀚回答,便道,“快带我去见你的太子。我若改变主意,决定不帮你的忙,你可就后悔莫及啦。”

    大祭师听了,连忙接口道:“太子就在我那儿,请巫王移步。”当下领着咪縍和楚瀚,离开祠堂,穿过暗巷,回到大屋,进入厅堂,来到太子躺卧的软榻之前。

    咪縍低头望向太子的脸,太子双目半睁半闭,脸色苍白如纸,似乎已呈弥留状态。咪縍轻轻地道:“你好幸运,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延长你的性命。”

    她从怀中掏出一把小小的银色弯刀,对楚瀚道:“伸出手来。”

    楚瀚不禁想起自己当年被彩下蓝虫蛊时的恐怖情景,暗暗心惊,忽想:“如果咪縍骗了我,那番用我的命去延长太子的命都是鬼话,只不过是为了让我心甘情愿让她下蛊,此后一辈子受她奴役,却又如何?”随即心想:“如果太子确实没救了,我活下去又有什么意味?做她的奴隶,或是死去,不都是一样?”

    当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望向咪縍,伸出了左臂。咪縍一张青紫变形的面孔在火光下更显恐怖,她眼神凝肃,从怀中掏出一把白色的粉末,在他的手臂上撒下薄薄的一层,接着用那把银色弯刀的刀尖在他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弧形,又反过刀尖,再划了一条弧形,两端合拢,好似一枚杏仁一般。

    咪縍凝视着那两道血痕,眼神炽烈,忽然用苗语说道:“蛊!我以巫王之名,命你饶过了这年轻的孩子!”

    楚瀚正疑惑她在对谁说话,一低头,但见自己手臂上的两道血痕陡然扭动了起来,有如一对嘴唇般,竟然说起话来:“巫王!我只交换,从不给予!”

    楚瀚惊恐莫名,张大了口,一时不知自己是醒是梦,眼前的情景是真是幻。

    咪縍哼了一声,说道:“交换便交换。要换什么?快说!”

    楚瀚手臂上的嘴唇张得极大,发出尖锐的笑声,说道:“当然要用命来换命!”

    咪縍伸出冰凉的手指,点着楚瀚的手臂,说道:“既然如此,这人愿意将自己剩下的命全都交付,交换那孩子的命。快快收下,莫再迟疑推脱!”

    那对嘴唇抿在一起,似乎在考虑巫王提出的条件,最后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说道:“好。二十年,这人还有二十年的性命。我取走了!”说完又笑了起来,笑声尖锐刺耳。

    忽地笑声戛然而止,在一片震耳欲聋的寂静之中,楚瀚再定睛看去,只见鲜血从自己手臂上的两道弧形血痕中渗出,划过他的手臂,一滴滴跌落到地上,血痕仍是血痕,不复是一对嘴唇了。

    楚瀚忽然感到全身无力,坐倒在地,仰天倒下。大祭师赶紧在后伸手扶住了他,丑脸正对着他,满面关切焦急,叫道:“撑着点,喂!楚瀚,你撑着点!”

    楚瀚感到生命正一点一滴远去,忽觉一只冰冷的手按上自己的额头,咪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还不会就死。喋瀚,我刚才亲吻你时,已经给你下了‘吊命蛊’,让你留下一口气。”

    楚瀚勉强睁开眼睛,望着面前咪縍变形恐怖的脸,和一旁大祭师那张丑怪的脸,忽然感到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两张脸庞。

    他抬起头,问咪縍道:“我……我还有多少时间?”

    咪縍神色哀伤,低声道:“凭我的力量,也只能让你多活三天。”

    楚瀚点点头,说道:“三天。足够了。”挣扎着站起身。大祭师惊诧地问道:“你打算做什么?”

    楚瀚低头望向太子,见到他的面色已恢复红润,不再是方才奄奄一息的模样,心中又喜又悲,知道咪縍所说果非虚言,蛊已接受用自己的命延长太子的命。他说道:“我要好好保住他这二十年的性命。”

    大祭师若有所悟,说道:“你要去刺杀那万贵妃!”

    楚瀚点点头,说道:“正是。请你们帮我照看着太子,我会派人来将他接回宫去。”又道,“大恩不言谢,楚瀚无以为报,这两件事物,请你们收下吧。”从怀中掏出那段从东裕库地窖中取出的瑶族血翠杉,和胡家家传《蝉翼神功》秘谱,分别给了巫王和大祭师。

    巫王接过了血翠杉,握在手中,眼睛却没有离开过楚瀚的脸庞,眼中泪水盈然。大祭师双手抓着那本《蝉翼神功》,激动得微微颤抖,大口微张,却没有发出声音来。

    楚瀚微微一笑,转过身,一跛一拐地走了出去。

    巫王咪縍和大祭师站在厅中,望着楚瀚的背影在深深的夜色中渐行渐远。夜晚静得如能令人窒息,他们默默地望着他的背影,都没有出声。

    楚瀚走在清寒的京城街道之上,感到未来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异常地清晰明白。他的生命只剩下三天,而这三天他得作什么,他看得再清楚不过——他得杀死万贵妃,这个对太子性命最大的威胁!这女人狠毒如此,竟对太子施动这天下最毒的万虫啮心蛊,他绝对不能放过她!往年他执着于三家村的规条,从不曾动过杀人伤人的念头,因此从未想过要出手除去万贵妃。然而他眼见太子身受蛊毒,前日他又亲手杀死了胡月夜,杀戒已开,这时他要杀死万贵妃的心意坚定如山,再也不能动摇。

    他回到砖塔胡同,见到住处被柳子俊等人翻得乱七八糟,进入地底密室的门也已被打开。他点起油灯,坐倒在炕上,奋力脱下满是鲜血的衣衫,走到屋后的水缸旁,沾湿了布,开始洗净背后和腿上伤口的血迹。这时天色还未亮起,他就着油灯,往水缸中一望,不由得一呆,但见自己的头发竟已全数转为白色,脸上的肌肤也多出不少皱纹。

    他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抚摸脸颊,触手果然都是皱纹,又拔下了两根头发拿在手上观看,发丝银白如雪,知道万虫啮心蛊已取走了自己大部分的生命精气,不过几刻之间,他的外貌便已衰老如此。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再去看,只顾洗净伤口。胡月夜在他左腿那一棍打得甚重,骨头裂开,幸而没有全断。他用木板固定了左腿小腿,用布条包紧。伤处虽疼痛,但仍能勉强行走。背后的鞭伤也十分疼痛,但只是外伤,他稍稍清洗过后,便用布条包上。

    包扎完伤口后,他又梳头洗面,将自己打理整齐。他想了想,知道自己此时一腿不管用,飞技使不上五成,光天化日下要潜入皇宫只怕不易,便找出往年的宦官服色换上。

    他来到隔壁院子的主房,叫醒了碧心。碧心见到他外貌陡然转变,惊得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楚越此时已有五岁,听到声响,清醒过来,坐起身,昏暗中也没注意到父亲老了许多,揉着眼睛,说道:“爹爹,你回来了!你好久没有回家啦。”

    楚瀚抱起了他,对碧心道:“快收拾一下,带楚越到城外去躲一阵子。”碧心猜知事情严重,也不多问,便去匆匆收拾东西。

    楚越问道:“爹爹,我们要去哪儿?”楚瀚道:“我让碧心带你去城外尹伯伯家住几天。”楚越问道:“你跟我们一起去吗?”楚瀚摇摇头,说道:“不,我要去别的地方。”楚越又问:“你要去哪儿?”

    楚瀚摇头不答,低头亲了亲他的小脸,醒悟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跟儿子说话,也是最后一次亲他了,心中顿觉一阵揪痛。他知道自己这辈子给这孩子的实在太少,太少了。

    这时碧心已整理好包袱,从楚瀚手中接过孩子。楚瀚叫醒睡在门房的老仆人,让他打起灯笼,送二人到城门口,等天亮城门一开,便赶紧出城去。他望着三人的身影在黑暗中渐渐远去,暗暗松了一口气,压抑心中的悲哀伤痛,开始计划自己的最后一步。

    胡家的《蝉翼神功》由楚瀚送给蛇族大祭师,传入了贵州蛇族,但因语言隔阂,数十年中都未有人能练成。之后这部秘笈辗转被天风老人取得,他凭着精湛的武学修为,略加增减改进,使练者不必再在幼年时于膝盖中嵌入楔子,“蝉翼神功”遂成为天风堡的镇堡武功之一,令天风堡在轻功一门上独领风骚数十年,无人能及。但后人皆不知这独步武林的轻功,乃传自成化年间三家村偷盗家族胡家传下的“飞技”,此是后话。

    第七十八章 无言之逝

    楚瀚知道要杀万贵妃,李孜省是关键人物。京城之中,唯一可能操控万虫啮心蛊的,便是此人。他趁着天还未亮,赶紧出门而去,来到李孜省御赐的大宅。他已来过这里几次,上回大祭师入京,便是住在李孜省的宅第之中。他很快便寻到了李孜省的卧房,用小刀撬开了窗棂,跳入房中。他左腿伤重,手脚笨拙了许多,但是练成蝉翼轻功多年,他体内积蓄了一股清气,身形仍旧十分轻盈,落地时竟未发出任何声响。

    他来到李孜省的床前,伸手点上眼前人胸口的膻中穴。李孜省气息受阻,登时全身动弹不得,一睁眼,见到一个白发老人站在自己身前,吓得惊叫出声。

    楚瀚早已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将小刀抵在他的喉头,说道:“不准出声!告诉我,你们是如何用蛊毒害太子的。说实话,我便饶了你性命!”

    李孜省感到那柄刀的刀锋直抵在自己喉头,赶紧定下神,吞吞吐吐地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楚瀚手上用力,刀锋切破他的咽喉肌肤,流出血来。

    李孜省呜咽了两声,吞了一口口水,这才道:“是,是!万贵妃知道这蛊很厉害,很早便派亲信宦官将那木盒子交给了我,但是我并不会施用这蛊,只将盒子牢牢锁在柜子里。我知道这蛊危险非常,但是……但是对宦官好似没有作用,可能因为他们已不是……不是正常人了吧?”

    楚瀚一呆,他从来没想到这一层,喝道:“说下去!”

    李孜省道:“后来……我就想了一个主意,将一本《资治通鉴》的第一卷中间挖空了,吩咐一个小宦官将木盒从柜子里取出,藏在书里,并让他拿去太子的书房,跟原来的第一卷调换了。”

    楚瀚听他所说,和自己猜想十分相近,心中大为后悔:“我怎么没有想到他们会使出这一招?实在太过大意!”喝道:“后来呢?”

    李孜省一惊,又忙接下去道:“但是过了一个月,太子始终未曾受到诱惑,我们都很觉奇怪。我之前从大祭师口中得知,血翠杉可以保护人不受这蛊的诱惑,便怀疑太子身上佩戴着血翠杉,于是决定让柳子俊出手,偷走太子身上的血翠杉。”

    楚瀚听到这里,心中痛悔已极:“原来如此!如果我早点发现他们的奸计,就不会陷太子于危了。”但是他也清楚,自己孤身一人,又没有千手千眼,原本难以对抗他们这许多人合力设计陷害太子。他不再去想已经过去的事,问道:“那么,那蛊应该还在那卷书中了?”

    李孜省摇了摇头,但发现小刀仍抵在自己颈中,又赶紧停下,不敢摇头,说道:“我……我不知道。应该还在吧?”

    楚瀚又问:“万贵妃为什么急着要取得血翠杉?”李孜省茫然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她也怕人害她,怕了万虫啮心蛊,想要怀藏血翠杉自保吧?”

    楚瀚伸指点上李孜省头顶的百会穴,让他昏厥过去,闪身离开,往皇宫赶去。

    他潜入太子的宫中,这时已然天明,宦官宫女听见昨夜的骚动,但又不敢闯入太子宫中探视,都是惶惶不安。麦秀站在太子宫门口外,神色严肃,对一众宦官宫女低喝道:“大家稍安勿躁,各作各事。太子没事,谁敢散播谣言,严惩不贷!”

    楚瀚在屋内等候,麦秀训完了话,回身走入太子宫中,他见到楚瀚,一个箭步跳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急道:“楚大人!太子呢?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待看清了他的容颜,睁大眼睛,惊道:“你……你的头发怎么了?”

    楚瀚道:“太子无事,不必担心。你跟他们说太子病了,需闭门休养,谁都不见。”

    这时邓原也来了,他见到楚瀚形貌剧变,也是一呆。楚瀚无暇解释,只道:“太子平安无事,他在城东的一间大屋里。小凳子,你赶紧带人抬了轿子去,悄悄地将太子接回宫来。”当下告知蛇族大祭师住处的方位。麦秀和邓原见到他陡然衰老的模样,难掩惊诧,但听事情紧急,关乎太子的安危,也不多问,立即去办,麦秀出去宣布太子身子不适,闭门不见人,邓原则带了几个亲信手下,出宫而去。

    楚瀚来到太子的书房,见到一团黑色的身影蜷曲在地上,正是小影子。他一惊,蹲下身去,但见小影子四肢不断抽动,口中发出低沉而凄厉的吼声,不时全身痉挛,张开口想要吸气,却好似无法吸入。

    楚瀚知道它就快要死去了,不禁泪如雨下,轻轻抱起它瘦骨嶙峋的身子,靠在自己脸上摩娑着,哭道:“小影子,小影子!我们尽心尽力保护太子,现在我们都已经老了,都快要死啦。你放心,太子没事,他能活下去。小影子,你安心地去,我很快就来陪你了!”

    小影子见到他,似乎放下了心,松了一口气,手脚又抽动了几次,心脏便停止跳动了,瞳孔放大,就此死去。

    楚瀚泪流不止,不断亲吻小影子的脸面手脚,良久才狠下心,将它轻轻放在暖炉旁的坐垫上,它生前最喜欢蜷成一团呼呼大睡的地方。

    楚瀚忍住心头悲痛,来到太子的书桌之前,见到一卷书放在书桌之上,摊开在第一页。他走上前去,果然见到书的中间被挖空了,里面端端正正地躺着一颗血红色的小鸟心脏,正稳定地跳动着。

    楚瀚已然中蛊,便也无惧于这万虫啮心蛊,低头直视,冷然道:“蛊啊蛊,你当真害人不浅!”

    那小鸟心脏突然扭曲起来,开始幻化,变成曾经出现在他手臂上的那对嘴唇,叽叽笑了起来,开口说道:“是你!”

    楚瀚道:“不错,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