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5j小说网 > > 重生六零纪事 > 第141节
    大妮在屋里把重要的事和要注意的地方仔细地讲给弟弟听,明天,弟弟就要和阮阮去港城,和阮阮在港城的家人说一下两人的事,也算是过个明路。

    虽然说阮阮的亲爷爷已经没有任何意见了,可是阮阮最重要的那些年,都是由阮援疆的二嫂亲手照顾的,阮阮对那个二伯婆的感情也很深,所以两人的事,她希望还是能够得到二伯婆的赞成和祝福。

    阮阮的这个要求很合常理,即便她自己不提,大家也都是这么想的。

    因为苗老太和顾冬梅还在老家,这礼物的准备,全压在了江大妮这个大姐身上,幸好,江大姐这些年也长了见识,尤其是私人订制这一块,常常要和那些上层社会的小姐太太接触,也知道一些大户人家的礼仪规矩。

    江大妮想着,自己弟弟的大事千万不能出什么篓子,早半个月就开始准备起来,今天晚上,只是再来叮嘱弟弟一遍,让他千万不要到时候出什么差错。

    “我有欺负过大姐夫吗,我怎么不记得了?”江一留装傻,想要蒙混过去。

    “行了,你别给我装傻。”江大妮作势要来拽江一留的耳朵,被江一留嬉笑着躲了开去,她也就说闹着玩,没有正要打弟弟的意思,比划了记下,也就没有兴趣了。

    “一眨眼,咱们几个都是大人了,我最小的弟弟都要娶媳妇了。”笑了片刻,江大妮有些伤感地看着眼前一表人才的弟弟,眼底既开心,又感伤,“马上,你也要有自己的小家庭了,咱们几姐弟——”

    “大姐,你永远是我大姐,我也永远是你弟弟。”

    江一留正了正眼色,他知道,大姐要说什么,小时候感情再好的姐妹,一旦将来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了自己的家庭,难免生疏,甚至会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生出无数矛盾,这是江一留早就想过的,因此,这辈子,他尽量把几个姐姐的主攻方向划分开,尽量避免矛盾的根源,现在,他们各自有各自的长处,日子过得风风火火,姐弟的关系丝毫没有变化。

    “是——”江大妮看着弟弟这副表情,怔愣了一下,随即开怀大笑起来,“没错,咱们是一辈子的姐弟。”江大妮像小时候照顾弟弟一样,摸了摸弟弟的脑袋,现在弟弟高了,她要踮起脚尖,才摸得到弟弟的脑袋了。

    真希望,下辈子再做姐弟。

    ******

    一下飞机,早早等候在机场的阮从昭就迎了上来。

    “呜——”

    刚走到面前,阮从昭就给了江一留一拳,谨记着大姐的话,这次江一留没有应激性反应将人过肩摔摔倒在地,反而实打实地受了这一拳,不过,阮从昭的力气不大,这一拳也就是玩笑似的教训,一点都不疼。

    “三哥,你做什么呢。”江一留没说话,阮阮就先开始不乐意了,瞪了自己三哥一眼,眼底满是嫌弃,视线在转向江一留时,又变成了心疼,围着他嘘寒问暖。

    阮从昭摸了摸鼻子,就知道女生向外,有了男朋友,哥哥就可以甩一边了,怎么想想那么憋屈呢,阮从昭握着拳头看了看,想着是不是自己刚刚那一拳太轻了点。

    “三哥没用力,只是开玩笑罢了。”因为和阮阮确定了关系,他对阮从昭的称呼自然也就改了,那一声三哥,听得阮从昭心底舒爽,也就勉勉强强不再计较那小子拐走自家宝贝妹妹的罪责了。

    毕竟阮阮那丫头的心思长眼睛的都看出来了,被那丫头盯上,即便江一留自己不愿意,估计也逃脱不了,所以阮从昭早就看到了这件事的结局,早在六年前,就做好了江一留成为他妹婿的准备。

    “今天我开了我爸的座驾过来,劳斯莱斯,保准你在大陆没见过,也算带你过过瘾。”阮从昭是个名车迷,这么多年,赚到的钱大半都被他用来买名车和汽车保养了,就江一留知道的,前前后后大概也有二十多辆了,总价在五千万左右,这时候的五千万是什么概念,幸好影视公司这些年的效益却是不错,不然,光是阮家的小少爷,他还没办法那样败家。

    江一留不懂车,不过除了少数几两看上去有升值潜力的,大多数的车子在他看来,都没有收藏的意义,要知道,现在的车可是贵重物品最顶尖的,像是后世烂大街不值钱的桑塔纳,现在也要二十多万一辆呢,相当于都城三四套房子。

    江一留不评价对方在汽车上的痴迷,毕竟有些人爱钱,有些人爱表,有些人爱房,千金难买他高兴,再怎么样,他后头还有阮家,还有自己的影视公司,花钱买自己开心,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阮从昭今天开来的蓝色劳斯莱斯可是大有来头的,它的兄弟,港城仅有的两辆劳斯莱斯幻影vi之一,就在今年,被借给了华国政府,用来接待前来访华的英国女王。

    江一留也听说过这辆劳斯莱斯幻影,知道那辆被租借给政府的劳斯莱斯幻影,是同样在港城煊赫一方的霍家的,那辆车,在后来,几乎成为了外宾住宿的白天鹅宾馆的专用接待车,连同其它十几辆奔驰车,成为接待外宾的专用车队。

    江一留没想到,原来阮家也有那辆劳斯莱斯幻影,还是阮袁青的专用车辆。

    “怎么样,帅气吧。”阮从昭带着江一留绕着车子走了一圈,难掩得色,“今年要是效益好,我也要买一辆,开这样的车出去泡妞,我还没开口呢,那些妞的腿就软了。”阮从昭最大的两个爱好,一是车,而是美女,不过,他提倡你情我愿,很多时候,他看上人家姑娘的美貌,人家姑娘看上他的钱和背景,各取所需,等到阮从昭有了新的目标,就给一笔分手费,因为出手阔绰,有的是漂亮女孩往他身边凑。

    他还有一点,江一留也算勉强满意,就是从来不同时和两个女孩交往,用阮从昭的话说,那就是风流不下流,他对每个女孩都是真爱,只可惜那真爱消散的太快。

    相较于现在普遍风流浪荡的港城新一代,阮从昭这样的做法,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说什么呢,小宝哥哥可不是你那样的人。”阮阮看自家三哥有带坏自己心上人的意思,急忙激动地开口道,那眼神,就差把阮从昭千刀万剐了。

    “行行行,姑奶奶我错了,你家小宝多单纯啊,怎么会和我这个花花公子一样呢。”阮从昭腆着脸,他再不像话,也不会带着未来妹夫去泡妞啊,这不是说顺嘴了吗。

    阮从昭连拍了自己嘴巴,就当是认错,阮阮气呼呼地,扭过头不理他。

    今天是因为阮阮回来了,阮从昭才从他爸手上磨到这辆车的车钥匙,原本按照原定计划,他爸今天喝二叔会乘着这辆车去和米国来的供货商洽谈下一季的材料供应,现在这车被阮从昭开来了,阮袁青自然得换一辆座驾了,不过幸好,阮家有钱,不缺豪车。

    这辆劳斯莱斯幻影的内部为三排七座,内饰装修,极尽豪华,阮从昭将两人赶去了后头,说是要替他们做一天的司机,不过实际情况下,是阮阮的眼刀杀,让他不敢把江一留拉去前头的副驾驶罢了。

    江一留现在也算是亿万身家的人了,可是因为上辈子的生活习惯,花起钱来束手束脚的,吃,自家食品厂生产的,穿,自家服装厂生产的,每天忙着工厂里的事,除了买房买地皮,开拓工厂的规模,这么些年赚来的钱,几乎就没有大的花销。拿座驾来说吧,至今都是当年的那一辆,也没有再买一辆贵一点,附和他身家的汽车的意思。

    这不,一上了劳斯莱斯,江一留就忍不住有点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一样,看着豪华的内饰,摸了摸触感奢华的皮质坐垫,砸了咂舌,只能说,有钱真好。

    “怎么样,是不是很帅。”阮从昭透过后视镜,看见了江一留那些动作,咧着嘴笑着说到,“其实我不介意你去买一辆,然后让我给你当司机的。”

    想想他每年都给他多少分红啊,每次给钱,他的心都一阵抽疼,可即便这样,也没见对方的日子过的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也不知道把钱都藏哪去了。

    “小宝哥哥,你喜欢吗,你喜欢我就买一辆送给你。”同样占有影视公司的股份,阮阮这些年也没少挣钱,加上阮家那些年,被阮援疆藏起来的宝贝,阮阮现在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富婆,毫不心软就开口赠送豪车。

    江一留连连摆手,他要是接受阮阮送的车,那不是小白脸了吗,就是真要买车,也该是他送给阮阮啊。

    比起这样千万级别的豪车,他还是更注重实用性点,尤其这样贵重的车子,要是稍微剐蹭到一点,他还不肉痛死啊。

    “你这是小看我的开车技术,我——”

    “嘭——”

    阮从昭的话音未落,两辆重型卡车就从两边挤了过来,速度之快,让阮从昭压根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江一留的视线,只看到车窗外越靠越近的两辆车,还有身旁忽然扑过来,把他压在身下的阮阮,他根本就来不及思考,第一反应就是转了个身,把覆在自己身上的姑娘反压在身下,等到想起自己还有个空间的瞬间,拉住了驾驶位上满眼惊慌的阮从昭的一角。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来得及,下一秒,一阵剧痛,然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211、尾声 ...

    江一留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仿佛被囚禁在一个虚无的空间中,前世今生的片段,不断在那个空间内回荡播放, 一些开心的, 痛苦的,喜悦的, 绝望的, 一件件他记得或早就忘记的事, 又重新清晰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不知道这样的画面持续了多久,直到最后的画面渐渐停止, 一个个在他人生中重要的人物,像是电影慢镜头一样,一帧一帧的出现在视线里,这辈子的爷爷奶奶,父母, 几个精神头和上辈子截然不同的姐姐, 在那些画面里,她们的身边都陪着各自的伴侣, 围着一群孩子, 各自欢喜。

    江一留想找到自己在哪里, 他在那个虚无的空间里四处寻找, 直到,他在一个角落,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姑娘, 她似乎又长大了些,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针织上衣,卡其色格子的及膝裙,头发披散在后背,左右手各自牵着一个孩子,左手牵着一个穿着洋装粉嘟嘟的小姑娘,右手牵着一个穿着英伦风衬衫短裤的小男孩,在看到他的一瞬间,那两个孩子甜甜地叫了他一声爸爸。

    江一留还来不及细想,就觉得凭空出现了一个拉扯力,将他从那个虚无的空间拉扯了出来。

    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浑身上下就像是被碾过一样,一阵酸痛,尤其是大脑,胀痛的厉害,江一留发出一声呻吟,缓缓睁开眼,入眼,一片雪白。

    “小宝哥哥醒了,大姐,二姐,小宝哥哥醒了。”

    阮阮这些日子,一直就待在江一留的病床边不肯离开,为此,还转门让护士搬了张小床来到这间单人病房,为的就是第一眼看到江一留醒来。

    那天,两辆大卡车同时向中间的那辆劳斯莱斯挤来,一辆豪车,在两辆卡车的积压之下,几乎被碾成了一堆废铁,所有人都以为坐在车里的几人必死无疑,可是让人震惊的是,车身都快被挤成一团了,坐在驾驶位的阮从昭和坐在后头座位上的江一留等人,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丝毫没有性命之忧,这样的情况,连随后因为民众报案赶来的警察和医生也啧啧称赞,说他们简直就是死里逃生,命不该绝。

    只是表面的轻伤,阮从昭和阮阮在送往医院后没多久就清醒过来,除了阮从昭的腿骨折了,动了手术不能随意行走外,江一留和阮阮没有丝毫重大的外伤,几乎都是表面因为车辆积压变形造成的皮外伤。

    可就是这样,江一留在阮阮和阮从昭清醒后一直没有醒来的症状,阮家召集了许多国内外的名医,为他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做了详细的检查,也没检查什么问题出来,所有医生的诊断,都是他只是出于深度睡眠状态,到了时候自然就会醒来。

    可是,谁能一睡就睡半个月,平日里只能靠注射营养剂续命?

    江一留要是再不醒,阮袁青都计划用私人飞机将他带去米国,用最好最先进的设备检查一番,他的大脑,是不是在那次车祸中,受了什么现在医学暂时无法检查出来的伤害了。

    不过幸好,江一留在他即将被打包运送出国的前一天醒了,在一阵兵荒马乱之后,看着自己病床前围的水泄不通的家人,江一留总算是捋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了。

    从车祸到现在,他已经整整昏迷了半个月,出车祸的当天,阮袁青就派人通知了江大妮等人,现在,除了江城老两口还不知道孙子出事的事情,其他人都已经知道了。

    江大妮担忧爷爷奶奶年纪大了,而且他们最疼爱的就是小宝这个孙子,要是知道他出了车祸生死未卜,没准还没等到港城,两个老人就先撑不住了,因此江大妮和爸妈通了气,特地瞒下了他们,如果情况实在不对,再告诉他们,带他们来港城。

    这是最坏的打算,如果小宝没有大碍,这件事自然也不必让两个老人知道了。

    车祸的原因,再傻的人也看得出来这不是个意外,那两辆卡车,明显就是冲着他们来的,目的,就是置车里的人于死地。

    只是可惜,两辆卡车的驾驶员早在车祸发生的当天就畏罪自杀了,没留一丝活口,他们的家人早在车祸前就出国了,现在,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中,能不能找到他们还是个问题,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他们,也不一定能查出点什么来。

    天衣无缝,环环相扣,两个司机的账户没有任何问题,显然,□□的幕后黑手,聪明地选择了现金交易,这无疑为破案,增添了更多的麻烦。

    不过,即便没有证据,阮袁青也猜到了是谁动的手,无外乎那两房,要不是儿子临时起意哄了他手上这辆劳斯莱斯去接阮阮几个,今天坐在这辆车上的人就是他和弟弟阮袁白了,那幕后元凶,是想要他们两兄弟的命啊。

    这也是为什么,阮袁青对江一留受伤这件事如此放在心上的原因,除了他和阮阮的关系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灾祸,对于江一留来说完全是无妄之灾,是江一留几个,替他挡下了这场劫难。

    现在,江大妮几个都围在病床旁,这些日子,她们也几乎是不眠不休守在医院里。因为要瞒过两个老人,江大海和顾冬梅即便心里头再急,也只能在青山村待着,每天最要紧的事,就是看女儿传来的讯息,了解江一留的情况,所以,这些压力,都是江大妮几姐妹扛着的,生怕弟弟有点不好,她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父母开口。

    医生很快就到了,走在最前头满头白发的老医生,几乎是被阮阮拽过来的,衣服的领子都扯开了,跑的气喘吁吁,满脸通红。

    “你现在感觉如何?”医生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知道阮阮的心急,一到病房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听诊器,替江一留做了初步的检查。

    “头疼,还有——”江一留眯着眼,仔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似乎出了头昏脑涨,没有其他不适的地方。

    他记得,自己在出车祸的前一秒是想带着他们躲到空间里去的,不管会不会暴露,命总要先留下,只是似乎并不成功,不然,他也不会到医院里来。

    江一留闭上眼,想要感受一下空间的存在,但是很意外,以往能够凭借精神力操控的空间,此时似乎完全消失,他一点都感受不到空间存在的痕迹。

    江一留心中一紧,想到车祸最后一秒脑海的剧烈疼痛,以及那样严重的环境下,三人居然几乎安然无恙,或许,空间并不是没有派上用场,而是空间,用消散的代价,挽救了他们三条性命。

    江一留感到一丝惆怅,其实这些年,他已经很少使用空间了,连带里头的各种贵重物品,他也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拿了出来,过了明路寄存在银行的保险柜里。毕竟空间太过玄幻,他也不能保证空间是否会一直存在,而且那些东西,也得有个存在的凭证,不然到要用的时候凭空出现,反而会引来不小的怀疑。因此,空间的消散,并没有给江一留带来太大的损失,只是,这样一个陪伴他度过那段艰难岁月,并且为他现在的事业奠定了先前基础的空间,就这样消失,多少,还是有些不舍的。

    江一留觉得惋惜,又觉得一丝解脱,现在没有空间,他也能过得很好了,而且,没了空间的存在,他也不用那么束手束脚,随时担心自己不小心暴露,或是哪天喝醉酒不小心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了空间。或许,空间的消失,就是因为它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使命。

    江一留默默想着,感激这一次的重生,也感激这个不知道为何会出现的空间。

    “估计是车祸的后遗症,等会再去过一个详细的检查,一般情况下,病人能醒来,就没有大问题了。”医生也知道这间病房里的这个神奇的病人,没有任何问题,却昏睡了半个月,不出意外,待会的检查应该也是没事的。

    “那就好。”江大妮几个松了口气,这些天,她们过得着实艰难,食不下咽,活脱脱瘦了一圈,面色憔悴,再听到一身的回复后喜极而泣,抓着江一留的手不肯放开。

    “小伙子,这是你女朋友吧,她刚刚可是差点就要了我半条老命啊,哈哈。”医生看着已经清醒的江一留笑着说到,“这些日子,这小姑娘不顾自己身上的伤一直守在你的病床边上,别怪我倚老卖老,有这样的姑娘陪在身边,就尽早娶了吧。”

    医生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看着一旁有些羞涩的阮阮说到,他是局外人,但是也看出来那小姑娘对他的感情之深,最为一个在医院,看惯了生离死别的大夫,他偶尔也是想看一些幸福的场景,来调剂一下心情的。

    大夫说完就离开了,屋子里原本还挤作一团的家人也用各种各样的借口离开。

    大姐说去替他买水果,可是屋子里摆着各式各样的果篮,二姐和三姐说去买食材替他煲一点滋补汤,也瞬间消失个没影,四姐找不到借口,干脆尿遁。阮袁青等阮家人自然是以调查幕后真凶为借口,自觉消失干净。

    没多少工夫,这病房里,就只剩下江一留和阮阮两人。

    “我们结婚吧——”

    “啊——”

    阮阮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以为,听到对方这句话,她还得努力个两三年。

    “我们结婚吧。”江一留又重复了一遍,“只是我现在这样,可能没法给你鲜花和戒指,求婚的方式也不够浪漫,但是,我还是想说,阮阮,嫁给我吧。”

    这个决定,是江一留郑重考虑过的,或许是在车祸前,阮阮那舍身的一挡让他太过震撼,或许是昏迷的时候那两个出现梦境里的孩子太过可爱。江一留觉得,如果不是阮阮,他这辈子,恐怕也无法再和别的女人在一块了。

    他现在对阮阮的只是喜欢,还够不到爱的程度,但是他不想在耗费时间,因为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些什么,江一留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矫情,别到时候把到手的幸福拱手相让了。

    “好——”

    阮阮捂着脸,满眼不敢置信,眼泪在他说完第一句话的瞬间夺眶而出,用力地点了点头,她才不在乎什么鲜花戒指,她在乎的只有他。

    “你别挤啊。”

    “别推了,要倒了”

    “啊——”

    在门口偷看着的一群人一时失重,推开门挤了进来,阮阮这感动顿时就卡在了嗓子眼,看着像没事人一样,眼珠子乌溜溜地乱转的江大妮几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